关注上访
  •  2015/9/4 9:09:33  点击:61  评论:0

    置顶黑河的腐败乡官叫嚣: 你告状也找不着地方!

    黑河的腐败乡官叫嚣:你告状也找不着地方!——黑河爱辉区西峰山乡的官员这样欺压老百姓    法制传媒网站长     焦永锋    民意网站 站 长     朱以山  【主题词】    黑河 爱辉 西峰山 土地 改变 名称 司法所 欺负  三年  三十年【正文】高忠芬,出生于1956... 阅读全文>>
  •  2015/8/30 7:08:51  点击:11  评论:0

    置顶在住建部的督促下才给答复: 齐齐哈尔市住建局违反《信访条例》

    在住建部的督促下才给答复:齐齐哈尔市住建局《信访条例》2015年8月28日8点55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下属单位齐齐哈尔市房产管理局一位男性工作人员给笔者打来电话,主叫号码为0452_255913'5。他告诉笔者说,你向住建部的信访,我局给你答复。笔者请他们把答复... 阅读全文>>
  •  2015/8/17 21:00:55  点击:22  评论:1

    置顶省市督办的案件,十一年无任何结果

    省市督办的案件,十一年无任何结果——黑龙江省黑河市三地司法机关这样使劲祸害老百姓主题词:李纪罗  客车 十一年  黑龙江  孙吴  逊克  运管站   司法机关2015年6月的一天,笔者接到黑龙江省黑河市逊克县新鄂乡农民李纪罗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李纪罗向笔者陈述了自己的客车被抢走... 阅读全文>>
  •  2015/6/23 0:01:35  点击:59  评论:4

    置顶聚众上访是否构成犯罪? ——宪法: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接受人民监督

    聚众上访是否构成犯罪?——宪法: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接受人民监督近日以来,因为翟岩民、刘建军等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被山东省潍坊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新华网发表了题为《组织策划“访民”滋事 接“单”收钱已成链条——翟岩民、刘建军等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案件透视... 阅读全文>>
  •  2015/4/30 10:47:13  点击:25  评论:0

    置顶怎样避免被扣上越级上访的帽子?

       怎样避免被扣上越级上访的帽子?——热烈庆祝《信访条例》修订实施十周年!我们现在施行的《信访条例》是2005年1月1日发布, 2005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这一条例已经实施了十年。十年来, 《信访条例》为维护信访人的权益,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还应当清醒地... 阅读全文>>
  •  2015/4/28 17:02:32  点击:80  评论:0

    置顶黑龙江省海林市警察积极参与暴力征地

    黑龙江省海林市警察积极参与暴力征地民意网消息:2015年4月28日,来自黑龙江省海林市海林镇秦家村的八位村民,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中国百姓喉舌网和民意网的办事处投诉,反映黑龙江省海林市海长公路征地及补偿出现的问题,笔者接待并解答了相关问题。据他们反映,当地在强制征收耕地过程中,动... 阅读全文>>
  •  2019/12/5 8:51:18  点击:0  评论:0

    黑龙江省宁安市石岩镇李汉功因诬告陷害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牡丹江市纪委监委、宁安市纪委监委对石岩镇爱路村李汉功举报村镇党员干部的行为进行调查核实后,将李汉功涉嫌诬告陷害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经查,李汉功曾在1989年因诬告陷害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被释放后常年向中央巡视组、中央扫黑除恶第十四督导组、省委... 阅读全文>>
  •  2015/10/8 9:50:34  点击:8  评论:0

    漫天要价不利于信访问题解决

    漫天要价不利于信访问题解决所谓“漫天要价”, 无限度地乱要价。形容所提出的条件、要求过高,也就是提过分的要求。近年来,笔者耳闻目睹到一些上访的群众,确实存在问题。但是,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特别是久拖不决的问题的上访人,一旦政府准备给他解决问题,就狮子大开口,极其不切实际的漫天要价... 阅读全文>>
  •  2015/9/26 19:11:25  点击:49  评论:0

    黑河的腐败问题有多严重 ——黑龙江黑河的乡村干部残忍欺压村民

    黑河的腐败问题有多严重——黑龙江黑河的乡村干部残忍欺压村民法制传媒网站长 《廉政法制周刊》记者  焦永锋民意网站长 《反映民情关注民意》编辑  朱以山民意网、法制传媒网最新消息:今天(2015年9月24日),民意网站站长朱以山接到一个来自黑龙江省黑河市的紧急电话,在电话里,对方急... 阅读全文>>
  •  2015/9/25 9:10:33  点击:20  评论:0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近几日,故乡化隆搬迁的消息铺天盖地。在百度里面输入“化隆县搬迁”几个字,屏幕上铺满了各种消息,有些信息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是其中有些文字格外引人注意,“化隆县暴力拆迁”、“化隆搬迁民众游行抗议”等等。化隆究竟发生了什么?政府到底为什么执意搬迁?老百姓为何抗议如此强烈?最重要的是... 阅读全文>>
    标签:搬迁 不走 
  •  2015/9/11 20:49:05  点击:5  评论:0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黑河爱辉法院把违法的司法鉴定当作定罪依据中国监督网站长总编辑:王金祥民  意  网站长总编辑:朱以山【主题词】瘢痕  增长  法医鉴定  黑龙江  黑河  公安   债权证  一万多  十一年    【正文】    一、因为索要拖欠的劳务费... 阅读全文>>
  •  2015/6/21 6:51:40  点击:23  评论:0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黑龙江一法院认定家庭成员与所居住房屋无利害关系2015年6月15日,笔者接到来自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省的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位七十岁的老年人,他叫杜志杰。他在电话中陈述,杜家的房屋位于黑龙江畔二百多米山水秀丽的地方,杜家因为当年中苏的历史问... 阅读全文>>
  •  2015/6/16 7:04:49  点击:156  评论:0

    (预告)黑龙江:法槌敲出杂音 让多方都挠头了

    ——一桩拍卖合同纠纷案 拍卖行和法院争当被告买受人奚某在访民自发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案情(右为河南版“佘祥林”赵作海,河南法院系统将赵作海冤案昭雪的日子确定为“错案警示日)  依法、按程序竞拍到法院查封、拍卖的房屋,就... 阅读全文>>
  •  2015/5/20 21:03:02  点击:61  评论:0

    小小县级信访办把省长信箱批示当成屁事

    小小县级信访办把省长信箱批示当成屁事——黑龙江依安县信访办拖延省信访局交办事项因依安县工商局不作为,笔者在依法向齐齐哈尔市工商局和黑龙江省工商局反映之后,市工商局故意搪塞,省工商局逾期没有任何答复,也没有依法查处。2015年3月15日,笔者按照黑龙江省政府网的提示,依法向黑龙江省... 阅读全文>>
  •  2015/5/14 5:25:30  点击:263  评论:0

    山东牟平:公权干扰村务工作 村主任被网上追逃

      通过正常选举程序,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姜格庄街道办上庄村(以下简称上庄村)于今年1月11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村委班子,并明确了工作分工。新一届村委班子只存在了80多天,班子全体成员却被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公安局几乎一锅端了。目前,五人中有两人被公安机关从刑事拘留变更为逮捕措施,并下... 阅读全文>>
  •  2014/10/29 17:46:09  点击:24  评论:0

    越级上访不利于问题的解

    越级上访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尽管越级上访不违法,越级上访也是对党和政府的高度信任。但是,越级上访会带来如下问题:一、越级上访增加上级机关的信访压力。大家都越级上访,就会造成上级机关上访的人满为患的局面,不利于上级机关处理应该自己直接处理的问题。二、越级上访增加不必要的费用。差旅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且,耽误了宝贵的时间,;浪费了 阅读全文>>
    标签:差旅费 而且 
  •  2014/10/23 13:26:47  点击:34  评论:2

    “越级上访”应得到保护

    “越级上访”应得到保护南方周末   2003-09-04 11:34:02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5929b07e0100051f。 ■公民论坛  □盛大林  翻开有关上访的专门法规———《国务院信访条例》,笔者发现,《条例》里不但根本就没有禁止“越级上访”的规定,而且,实际上,很多条文赋予了公民“越级上访”的权利。  去年10月24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四方台区的居民、61岁的妇女马继云,就其子被刺重伤一案来到市尖山区法院,申请双鸭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认定。但马继云和其代理人刚刚走出尖山区法院大门约几分钟,就被强行押上警车送到了看守所。75天后,马继云才被“释放”回家——此时的马继云几近瘫痪,是被家人抬回去的。在关于马继云的办案文书上赫然写着:“马继云……长期越级上访达八年之久……”(据《法律服务时报》报道)  有人因为“越级上访”而受到处罚的新闻时见报端。那么,“越级上访”究竟犯了什么罪,以至于需要“严厉追究”呢?翻开了有关上访的专门法规——?/FONT>《国务院信访条例》,笔者发现,《条例》里不但根本就没有禁止“越级上访”的规定,而且,实际上,很多条文赋予了公民“越级上访”的权利。  开宗明义,《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持各级人民政府同人民的密切联系,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维护信访秩序,制定本条例。”怎样才能“保持各级人民政府同人民的密切联系”?让各级人民政府能够接触到最基层的人民就是一条重要的途径。如果农民只能到乡政府或县直部门信访,上级政府怎么能直接听到群众的意见?又怎么同人民群众“密切”联系呢?  《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所属部门(以下简称各级行政机关)反映情况,提出意见、建议和要求,依法应当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也就是说,任何一位公民都可以“走访”县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乃至国务院及其所属部门。《条例》第十条规定:“信访人的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作出处理决定的有关行政机关或者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白字黑字,这不就是说可以“越级上访”吗?  《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信访人未依照本条例第十条的规定而直接到上级行政机关走访的,信访工作机构应当告知其依照本条例第十条的规定提出;上级行政机关认为有必要直接受理的,可以直接受理。”如果“越级上访”是非法的,那么上级行政机关根本就不应该受理;既然上级行政机关可以受理,那就说明“越级上访”这种途径是合法的。  《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对原办理机关的处理决定或者复查意见不服的,信访人可以自收到处理决定书或者复查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请求上一级行政机关复查,上一级行政机关应自收到复查请求之日起30日内提出复查意见。经复查,信访事项处理决定正确的,不再处理。”这是告诉人们,“越级上访”是保证信访工作客观公正的具体途径。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越级上访”者都是从基层开始的——试想,如果基层的行政机关能够解决问题,谁愿意千里迢迢地跑到市里、省里甚至北京去上访呢?  由此看来,“越级上访”并不违法,违法的倒是追究越级上访的行为。  进一步而言,“越级上访”不应受到追究,而应得到保护,需追究的是这种追究越级上访的行为。 阅读全文>>
    标签:上访 
  •  2014/10/23 13:19:34  点击:35  评论:1

    鲁宁平:冷静理智是维权双赢的法宝

    念建兰已经40至今未婚,为弟奔波8年,堪称奇女子,评论上访之路  河南访民朱云鹏带着八十余岁的老父亲于2014年10月20日赶到了北京,同日,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  媒体公开的报道证实,朱云鹏八十余岁的老父亲朱杰同志于1948年2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年仅14岁 阅读全文>>
  •  2014/10/23 12:59:14  点击:43  评论:1

    北京警察驱散了抓捕访民的齐市法警

    北京警察驱散了抓捕访民的齐市法警——齐齐哈尔龙沙法院判处控告自己的访民四年徒刑何玉凯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的农民,早年来齐齐哈尔市打工,今年62岁了,身患脑出血已多年。何玉凯没有一点文化,非常单纯和质朴,特别虔诚信奉天主教,每天都要面壁祈祷。我在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和他在一个监舍(67号),后来又先后投送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集训队。2003年1月14日,何玉凯以黑龙江省农垦齐齐哈尔市建筑工程公司拖欠的劳务费为由,将其诉至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请求被告给付拖欠的劳务费及利息。该院于2003年5月13日作出(2003)龙民商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给付何玉凯劳务费65.000.00元及利息35.694.76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龙沙法院查封了被告所有的77.6平方米的锅炉房,作价71.974.00元,并做出裁定,以该锅炉房抵给何玉凯,但始终没有把该锅炉房交付给何玉凯,由于龙沙法院的一拖再拖,几年后因房地产价格升值,该锅炉房升值到40余万元,这时龙沙法院又裁决不给何玉凯锅炉房了,而是直接给付现金了。何玉凯认为龙沙法院的相关人员欺骗他,不依法执行,要求被告交付锅炉房或补偿差价款。龙沙法院不给执行,为此,何玉凯几年来多次进京上访终没有结果。据何玉凯陈述,新的一届国家领导人上任之后,北京接待各地访民比以前更加文明,更加人性化。2013年8月22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派人到北京抓捕正在北京告他们的何玉凯。何玉凯当时立即就给北京的110指挥中心打报警电话,北京的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驱散了试图抓捕何玉凯的龙沙区法院法警。这些,在北京的110报警台有记录。但是,他们并没有走远,待北京的警察离开后,他们再度控制了何玉凯,何玉凯从此失去了自由。他们把何玉凯从北京押回齐齐哈尔之后,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紧接着起诉,审判。2013年11月22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做出的(2013)龙刑初字第36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何玉凯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何玉凯有期徒刑四年(我曾看见了判决书)。何玉凯没有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也没有在北京闹过事。退一步讲,即使何玉凯在北京真的闹事了,真的扰乱了社会秩序了,也应该由北京的公安机关来管辖,你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的法警有管辖的权力吗?更何况,何玉凯是在合法上访,尽管有些越级,并没有扰乱什么社会秩序。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审判,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应当自行回避的规定“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何玉凯也曾口头要求他们回避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应当回避的人员,本人没有自行回避,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也没有申请其回避的,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应当决定其回避。”显然,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违反了此规定。现在,何玉凯就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病监(俗称板房)改造。把一个告自己违法办案的访民狠狠地判了四年刑,他还有病,这一回,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一着非常解决实际问题,非常奏效。看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应该把办这个案子的“经验”好好总结一下,在更大更广的范围内继续大力推广,今后,看哪个不怕死的傻家伙还敢于告法院违法??!!2014-10-17注:本文已经专门电子邮件寄送最高人民法院,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等。 阅读全文>>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