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倡廉

(追踪)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时间:2019/11/24 10:28:33  作者:鲁宁平  来源:中国百姓喉舌网  查看:12  评论:0
内容摘要:   她,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两年来,她为了别人的民间借贷纠纷,作为案外人,她稀里糊涂被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裁定、判决,用自己辛苦打拼购买的商用房为别人的欠款买单,她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叫孙喜秋,女,现年44岁,汉族,无职业,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朝阳社...
(追踪)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她,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两年来,她为了别人的民间借贷纠纷,作为案外人,她稀里糊涂被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裁定、判决,用自己辛苦打拼购买的商用房为别人的欠款买单,她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叫孙喜秋,女,现年44岁,汉族,无职业,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朝阳社区五组团。莫名其妙之中,作为案外人的她名下302平方米商用房被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人民法院异地查封,现已经过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作出评估报告,面临着被拍卖的尴尬境地。孙喜秋欲哭无泪,屡屡赴省进京上访求助,但,无人过问。
  好在,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她的再审申请,不日,黑龙江省高院应该能够给出裁定。
 
祸起萧墙
 
  2017年11月6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黑0382民初2449号《民事调解书》明确载明:“原告陶庆海与被告王吉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被告王吉友分别于2016年7月14日、2017年4月6日在陶庆海处共借款160.4万元,双方约定利息为2分,并出具借条两张。”《民事调解书》称:“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被告王吉友偿还原告陶庆海借款本金160.4万元及利息49.4万元,共计209.8万元。”审判员为赵军。
(追踪)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孙喜秋:这利息,法官怎么算出来的?

 
  孙喜秋表示,王吉友是否向陶庆海借款了,什么情况下借的,用到什么地方去了,两人怎么走上了公堂,作为局外人,自己一概不清楚。至于两人都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怎么跑到黑龙江省鸡西市打官司,黑龙江省鸡西市下辖的密山市人民法院怎么受理、审理的,她更是一头雾水。
  2018年2月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自有的丰田牌(车牌号为:黑KD7666)轿车车籍手续,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书载明申请执行人为陶庆海,被执行人为王吉友,却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妻子孙喜秋所有的位于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街朝阳小区四组D栋1-707819-010-000105(七房权证桃字第2011036316,302.58平方米)的房屋,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案外人孙喜秋的梦魇,开始了。
 
迷雾重重的强制执行
 
  本案被执行人王吉友,曾是案外人孙喜秋的丈夫。王吉友介绍说,2018年6月5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五六个人闯进了其在七台河的办公室,将其带到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之后,法官直接问他打算怎么还款,王吉友称,暂时没钱,该院法官直接就给开出了《拘留决定书》,决定对其拘留15天,将其送进拘留所。
  拘留期满,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来了两个法官,做了笔录之后,该院执行局一个姓范的法官又给了他一纸《拘留决定书》,以其不履行法院判决为由,再次决定对其拘留15日。
  王吉友、孙喜秋提供的证据证实,王吉友被拘留期间,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曾对其开出5万元的罚款单。
  王吉友称,当时自己根本没有还款能力,就连5万块钱的罚款也没有地方筹集。连续两次司法拘留一个月后,5万块钱罚款没有交。王吉友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到底是对自己,还是对一个叫张万伟的进行罚款,稀里糊涂的罚款,怎么交?交给谁?
  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出具的(2018)黑0382执121号《罚款决定书》证实,“本院在执行陶庆海申请执行王吉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对被执行人张万伟”罚款50000元”,“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决定书后,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
(追踪)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王吉友:明明罚的张万伟,鸡西的法院凭什么拘留我三十天还让我掏钱?

 
  之后,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就将“枪口”对准了案外人孙喜秋,“态度”很坚决:裁定、判决强制执行、查封并准备拍卖孙喜秋的房产给申请执行人陶庆海。
  陶庆海何许人也?
  陶庆海是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法院诸多法律文书证实,其住所地与所谓的债务人王吉友以及本案案外人孙喜秋同属黑龙江省七台河市。
  孙喜秋、王吉友均表示,实在想不通,陶庆海到底能量有多大。
  两人还想不通,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经济困窘,可以找上级,为什么算计你们管不着的老百姓?得到了什么好处呢?这样“依法办案”,岂不是连天上的事情你们也敢管?
  其实,这不是虚言,曾几何时,东北的铁岭就出过一个牛人,当年的年初,派遣收下进京抓捕当时的法制日报记者朱文娜。山西某检察长派兵进京抓捕了央视记者李某。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年,一个在年头,一个在岁尾,一个姓张,一个姓何。两件事情,不了了之!但,共同特性是:敢太岁头上动土。难道,黑龙江省鸡西市也有这样的“战斗机”?(笔者了解当年的这两起事件,曾感慨:我张扬,奈我何?——拙作《何书生+张志国:中国官场“真牛”现身》,还有多篇,估计都给“公关”了,毕竟,两人双双平安落地了)
 
转机?
 
  孙喜秋称,今年9月3日,她接到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全国法院系统通用的司法信息公益服务号码12368短信通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孙喜秋申请其他与特殊程序有关民事纠纷再审一案已立案,案号为(2019)黑民申4053号,案件审限为91天,此案由立案二庭承办,承办人为孔祥鹏。”
  次日(9月4日),“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给孙喜秋发消息称:“您涉诉/代理的案件,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已收案”。
  孙喜秋表示现在自己很郁闷,也很忐忑,首先,她不懂得“其他与特殊程序有关民事纠纷”的含义;其次,91天的案件审限就要到了,还没收到省高院的裁定、判决;第三,不知道省高院会做出什么样的裁定、判决。
  但是,她表示,如果整个黑龙江省司法系统都给自己“穿小鞋”,那,心血没了,命,还算什么?继续努力呗!
  
编后记:
  此案,很耐人寻味。
  第一,鸡西市两级法院有没有权限审理七台河市的纠纷?谁授权的?黑龙江省大黑省的外号,这么来的?
  第二,鸡西市的司法系统胳膊长、脖子长能伸到七台河市的经济纠纷,请问,实体上怎么把案外人孙喜秋拉进来掏钱的?
  第三,法官无视“高利贷”、“套路贷”给老百姓带来的伤害?
  第四,这笔借款,两年就能翻番一倍多,高得离谱,明显违法,那么,这样的民间借贷为什么能得到鸡西市各级法院特殊的“保驾护航”待遇的呢?
  第五,即便案中的所谓“转账协议”被鸡西市、密山市两级法院认定为债权“转让”成立,那么,孙喜秋到底该承担其中多少比例的担保额度?
  第六,此案疑似涉黑,当事人已经报警,黑龙江省各级警方在忙什么?
  ……
  此案,从程序到实体,错的一塌糊涂,说鸡西市司法系统塌方腐败,毫不为过。
  请,不要再算计中国百姓喉舌网的微信了,如此,还不如对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跨省追捕,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但愿,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特殊程序”能对包括鸡西市在内的司法系统有所作用!(中国百姓喉舌网站长 鲁宁平 2019-11-24)
 
相关链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