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监督

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时间:2019/11/16 7:55:40  作者:鲁宁平  来源:中国百姓喉舌网  查看:16  评论:0
内容摘要: 彷徨无助的孙喜秋在省高院求助——大黑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为人民服务”   孙喜秋,女,现年44岁,汉族,无职业,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朝阳社区五组团。莫名其妙之中,作为案外人的她名下302平方米商用房被黑龙...
 

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办案
彷徨无助的孙喜秋在省高院求助

——大黑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如此“为人民服务”

 

  孙喜秋,女,现年44岁,汉族,无职业,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朝阳社区五组团。莫名其妙之中,作为案外人的她名下302平方米商用房被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人民法院异地查封,现已经过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作出评估报告,面临着被拍卖的尴尬境地。孙喜秋欲哭无泪,屡屡赴省进京上访求助,但,无人过问。

 

帮前夫借款陷抵押黑洞

 

  2013年4月14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孙喜秋与丈夫一同,向七台河市百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张忠借款80万元用于经营,借款期限为两个月。合同约定,产生争议后“双方协商解决,解决不成,同意提交七台河市桃山区人民法院(选择性条款不得违反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可选择原告、被告、标的物、合同签署地、合同履行地)。”

  加上之前借张忠的53.5万元,王吉友共欠张忠133.5万元。

  孙喜秋提供的借款五十万元,落款时间为2013年4月14日的《借款合同》上面有她和前夫王吉友的签名。孙喜秋称,实际借款人是前夫王吉友,自己并不需要这笔钱,所以,签字后自己就去忙活生意了,就没把这放在心上,也忽视了《借款合同》中的保证条款载明了用她名下的商用房做抵押。

  两年后的2015年7月25日,张忠与王吉友结算,王吉友共欠张忠本息300万元,王吉友用密山市铁西农民公寓221平方米商服抵顶张忠债务150万元,张忠出具收条:“今收到王吉友壹佰伍拾万元房款。(221平方米)商服(8号楼)”

  2015年10月18日,张忠书写了一份《转账协议》,载明:“由王吉庆转给陶大海密山住房壹佰伍拾万元整。”有王吉友签名“同意”字样。之后,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做出的多份裁定、判决等法律文书认定,此协议为转让协议。至此,张忠将150万元债权转让给了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

  王吉友介绍说,2016年7月14日,陶庆海骗取自己的信任,书写了一份壹佰伍拾万元整的欠据,该欠据没有载明欠款原因和债权人是谁。这份欠据下面又手写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6日的欠据,只载明了“人民币壹拾万元零肆仟元整”字样,依然没有载明欠款原因和债权人。陶庆海对王吉友说,他会拿着这两份欠据向张忠索要欠款,与王吉友不再有关。

  直到收到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开庭传票,王吉友才知道,同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的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将自己起诉到了没有管辖权的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

  更让王吉友始料未及的是,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将其前妻孙喜秋的商用房给查封了,并打算公开拍卖。

 

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异地审理

七台河市的借贷纠纷

 

  2017年11月6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黑0382民初2449号《民事调解书》,载明:“被告王吉友分别于2016年7月14日、2017年4月6日在陶庆海处共借款160.4万元,双方约定利息为2分,并出具借条两张。”《民事调解书》称:“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被告王吉友偿还原告陶庆海借款本金160.4万元及利息49.4万元,共计209.8万元。”审判员为赵军

  该份《民事调解书》载明,户籍地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王吉友的住址被原告陶庆海和审判员赵军给“迁移”到了“密山市铁西村农民公寓住宅楼1单元101室”。王吉友称,该处所谓的住所到底在谁名下,自己并不清楚,更不要说曾在这里住过了。王吉友介绍,这个农民公寓商用房、住宅楼至今都尚未完工,根本不具备居住条件,原告陶庆海勾结法官赵军造假痕迹也太明显了。

  这份《民间调解书》中清楚载明了审判员赵军调解的这起所谓的民间借贷纠纷证据为两张“借条”,王吉友提供的这两份所谓“借条”实为“欠据”,王吉友坚称,自己并没有从陶庆海处借过一分一文。

  该份《民事调解书》并没有涉及到张忠和陶庆海之间的债权转让,更没有涉及到孙喜秋的商用房抵押,但,进入到执行阶段,作为案外人的孙喜秋的噩梦开始了。

 

孙喜秋的噩梦

 

  2018年1月12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向王吉友发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通知书》:“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2017)黑0382民初2449号民事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单位)未履行给付义务,本院于2018年1月10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你(单位)立即履行下列义务:1、向申请执行人给付209万8000元,受理费11792元。2、负担申请执行费23498元。”联系人:吕国祥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向王吉友发出(2018)黑0382执121号《报告财产令》,执行员为吕国祥

  2018年2月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自有的丰田牌(车牌号为:黑KD7666)轿车车籍手续,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书载明申请执行人为陶庆海,被执行人为王吉友,却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妻子孙喜秋所有的位于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街朝阳小区四组D栋1-707819-010-000105(七房权证桃字第2011036316,302.58平方米)的房屋,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至此,孙喜秋的噩梦开始了

 

法院执行“椰风挡不住”?

 

  2018年4月16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裁定书》,“本院在执行陶庆海与王吉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查明被执行人王吉友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决定“将王吉友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限制高消费令》(没有执行法官名字)。对于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的上述裁定孙喜秋很疑惑,裁定执行的是作为案外人的自己的房产,为什么要将王吉友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呢?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查封公告》,称:

  “本院依据(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裁定书,于2018年2月2日查封了被执行人王吉友妻子孙喜秋如下财产:位于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街朝阳小区四组D栋1-707819-010-000105(七房权证桃字第2011036316,302.58平方米)的房屋。

  上述财产已被依法查封,查封期限自2018年2月2日至2021年2月2日止。在上述期限内,任何人不得对被查封的财产转移,设定权利负担或者其他有碍执行的行为,否则,本院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只有法院盖章,没有法官名字。

  孙喜秋向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诉讼,2018年6月27日,该院作出(2018)黑0382执异44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案外人孙喜秋的执行异议。”审判长:魏明珠,审判员:杨运华,王德权。

  接下来,孙喜秋向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该院于2018年7月9日立案后,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8年12月20日,该院作出(2018)黑0382民初202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孙喜秋的诉讼请求。”

 

王吉友连续两次被司法拘留

并被法院处以五万元罚款

 

  法院执行期间,孙喜秋变成了上访专业户,王吉友也没有得到安宁,连续两次被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司法拘留。

  王吉友介绍说,2018年6月5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五六个人闯进了其在七台河的办公室,将其带到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之后,法官直接问他打算怎么还款,王吉友称,暂时没钱,该院法官直接就给开出了《拘留决定书》,决定对其拘留15天,将其送进拘留所。

  拘留期满,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来了两个法官,做了笔录之后,该院执行局一个姓范的法官又给了他一纸《拘留决定书》,以其不履行法院判决为由,再次决定对其拘留15日。

  王吉友、孙喜秋提供的证据证实,王吉友被拘留期间,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曾对其开出5万元的罚款单。

  王吉友称,当时自己根本没有还款能力,就连5万块钱的罚款也没有地方筹集。连续两次司法拘留一个月后,5万块钱罚款没有交。王吉友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到底是对自己,还是对一个叫张万伟的进行罚款,稀里糊涂的罚款,怎么交?交给谁?

  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出具的(2018)黑0382执121号《罚款决定书》证实,“本院在执行陶庆海申请执行王吉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对被执行人张万伟”罚款50000元”,“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决定书后,向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

  王吉友没有申请复议,在他看来,根本无法执行的罚款决定,没有必要再麻烦鸡西市的有关“领导”!

  连续拘留两次,王吉友都没有得到半张解除拘留通知书!

 

本站观点

 

  这个调查前后持续近两个月了,忙于其他事务,抽空就梳理这个案件的来龙去脉,结果,让笔者瞠目结舌:

  第一,谁授权的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为县级法院,越界审理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经济纠纷的权力呢?

  第二,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张忠将债权转移给国家公务员陶庆海后,也将孙喜秋房产的抵押权转让给了陶庆海,那么,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为什么要查封案外人孙喜秋的房产呢?

  第三,作为国家公务员,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是七台河人,纠纷发生,为什么选择黑龙江省鸡西市下属的密山市人民法院审理呢?

  第四,张忠凭什么将150万元债权转让给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的呢?

  第五,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从立案,到执行,中间的监督环节哪里去了?审核把关签字,该院领导都不知道?

  第六,黑龙江省密山市对人民法院的监督,在哪里?黑龙江省的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呢?

  这,不由得让笔者想起在大黑省的亲身经历,遭遇劫匪,警方认定针对笔者两起劫案,大黑省南岗区检察官只起诉一件,该地法院只审理一件,导致累犯韩继龙只被判四年!南岗区警方凭感觉都认定:这家伙少不了十年了!这就是黑龙江省的、外号大黑省的司法环境?谁能来整顿这里的法治秩序?

  情绪化不能代表法制和法治化,假如各地法院不经审核,随意立案,然后动用公权力对中国老百姓伸出变化多端的法律“魔杖”,中国百姓,还靠谁来提供“服务”呢?(中国百姓喉舌网 鲁宁平 2019-11-14)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