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来信

山东济宁:谁给下岗工人一条活路?

时间:2015/10/12 9:48:23  作者:赵兴安  来源:中国百姓喉舌网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尊敬的各级领导、新闻媒体和法律界以及其他社会各界朋友:  我叫赵兴安,男,现年55周岁,籍贯是山东省邹城市看庄镇金山村。妻子甘幸娥,为多重残疾人,系山东省济宁市中区人。我们夫妻二人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下岗工人。现在,我们夫妻二人被地方政府逼得无法生存、走投无路了,特向你们反映...

尊敬的各级领导、新闻媒体和法律界以及其他社会各界朋友:
  我叫赵兴安,男,现年55周岁,籍贯是山东省邹城市看庄镇金山村。妻子甘幸娥,为多重残疾人,系山东省济宁市中区人。我们夫妻二人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下岗工人。现在,我们夫妻二人被地方政府逼得无法生存、走投无路了,特向你们反映、求助,万望你们百忙之中能够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不胜感激。
  相关情况祥述如下。

一、十二年前领导关注重视 生活有所好转

  我们夫妻俩本来都是山东济宁益康清真食品厂职工,有一个儿子,现在已经23周岁了。
  1994年,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我们夫妻俩双双被下岗,再也没有被安排工作,时年我才三十出头。随着住房改革展开,我们也没有机会继续住在单位公住房,只能租房居住。为了生计,我们夫妻俩人靠小本生意,走街串巷,勉强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后来,我们房租也交不起了,就在山东济宁洸府河一座桥下搭建了简易房屋,作为我们一家三口遮风挡雨的地方,一住就是五年。
  2003年,山东省济宁市掀起开发高潮,我们遮风挡雨的这座桥处在开发的重要位置,要重建,我们一家三口居住了五年的“寒窑”被强制拆除了。
  值得我们一家庆幸的是,我们的遭遇引起了当时的市委书记贾万志同志、市长吕在模同志和副市长王均生同志的关注。在他们的关怀下,在当时的信访局秦局长直接过问和帮助下,济宁市委市政府给我们一家三口解决了两大难题:第一,给我们提供了一套67平米的廉租房,居住至今;第二,我们夫妻二人被特许在济宁市金宇路南侧、英萃路西侧拐角处设立固定摊位,没有相关文件给我们,当时的信访局秦局长承诺:谁找你麻烦,你就向我反映。
  我们夫妻俩用尽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款,自己动手,在这里搭建了一座36平米的铁皮房屋,经营烟酒糖茶、发售报纸。当年的英萃路,其实就是一条土路,就是一条街巷,周边工地很多,工人和当地居民常到店里来购买烟酒,既方便周边群众,我们夫妻也顺便利用周边空地存放一些我们捡拾、回收废品。有了济宁市委市政府给我们一家“撑腰”,摊位开办十年整,我们果真平安过来了,生意还不错。

二、十年后,政府把我们赶上了绝路

  有了固定摊位,我们夫妻幻想着生活会更加美好。儿子已经23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需要有他自己的住房,这都要靠政府给我们提供的这个固定摊位来筹集。
  天有不测风云,济宁市城区改造,我们的摊位当年曾貌似处在胡同口(当年的英萃路道路狭窄,路面也不好,不是重要交通要道,给人感觉就是一个胡同口),但,经过城区改造、路面整修之后,我们夫妻二人越来越忐忑不安,不祥的预感让我们吃不下、睡不好:我们的摊位居然处在了交通十字路口的显眼位置。
  2013年,不祥的预感变成了残酷的现实,刚刚修好的英翠路更加干净整洁。我们被告知这是占道经营,占用了人行道,需要拆除、清理。从内心来说,我个人衷心拥护和支持济宁市委市政府的城市改造和建设工程,让济宁市变得更加整洁、漂亮。但,我却不得不和十年前一样,希望济宁市委市政府和济宁市高新开发区能考虑我们一家三口的活路。
  2013年7月14日上午,综合执法部门和济宁高新区洸河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在未与我们协商一致,未能落实我们新的固定摊位的情况下,未经我们同意,拆除了我们辛辛苦苦用铁皮搭建的小屋。
  2013年7月14日上午,综合执法部门和济宁高新区洸河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在未与我们协商一致,未能落实我们新的固定摊位的情况下,未经我们同意,拆除了我们辛辛苦苦用铁皮搭建的小屋。
  然而,当地政府掩盖事实真相,用谎言应对舆论监督。我们的铁皮屋被强制拆除后,济宁高新区洸河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曾对《齐鲁晚报》等媒体记者说,铁皮屋拆除以后老赵可以到长虹小区附近经营小摊或者办个流动难位,既合法又能维持生活。
  事实上,当地政府的承诺就是空话、套话,至今都未能对我们今后如何谋生做出任何安排。

三、被逼无奈,与政府打起了攻防战、拉锯战

  既然当地政府失信于我,迫于生计,我们夫妻不得不在原摊位重新搭建营业用房。而地方政府却通过各种方式对我们劝诱、施压,答应给解决实际困难,让我们彻底清除、清理,但是,就是不兑现承诺。
  今年6月9日、6月19日、7月17日、7月27日,济宁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四次给我们下达了《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责令整改通知书》。
  9月24日,济宁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给我们下达了《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当场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我们一家人被强行拖离现场,被人看管起来,非法拘禁、限制自由几个小时,无人过问……我们辛辛苦苦重新搭建的房屋被拆除,房内烟酒糖茶、生活日用品被清空,对照《扣押物品清单清单》我们发现,部分物品不翼而飞。现场我们辛辛苦苦回收的废品被清理干净……我们真可谓损失惨重,无人进行赔偿。
  我们向政府提出无理要求了吗?没有。我们乱搭乱建了吗?这个问题应该有济宁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来回答,没有你们同意、允许,我能在济宁这个大城市的路边经营十多年?
  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我们只要求能有个赖以生存和度日的地方,或者赔偿我们一套房,政府领导也屡屡信誓旦旦,给予解决,事实上呢?我彻底崩溃了,多种疾病被诱发,生命垂危,挣扎在生死线上。强制执行后的次日,我被送进了济宁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结合症状、相关检查,医院诊断我“1、脑梗死;2、高血压病3级高危;3、窦性心动过速。”9月30日,济宁市相关部门可能怕我因此死掉,让济宁市高新区洸河办事处工作人员给医院送来了四千元钱,作为我的治疗费。这,算不算猫哭耗子假慈悲?
  看人穿金戴银车行代步、住高楼大厦,我们不眼馋,只要让我们活的有尊严。当年我们响应党,支持政府下了岗。推向社会二十年,我们感觉回到了“解放前”。屡屡被逼,我们一家身处在绝境的边缘,求求各级领导、新闻媒体和法律界以及其他社会各界朋友救救我们下岗职工、救救我们苦难的一家人吧!
  我们全家人对给我们帮助的各级领导、各界朋友:
  跪谢了!

                          求 助 人:赵兴安(签字、按手印)
                          联系电话:15154711550
                                 年   月   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清风网 人民网 华语新闻网 中国反腐维权网 东北网 中国法院网 中国民生在线 中国监督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鹫峰健康美食网 最高人民法院网上信访平台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民意网首席法律顾问庄建福 顾问李方和,邵德江,王德海 民意网站长编辑 朱以山 手机:18515494818,15845726455 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99{反映民情关注民意},微信个人号:xwzys99999.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  QQ:2305859666 地址:北京朝阳区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