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访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时间:2015/9/25 9:10:33  作者:伊穆家园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8  评论:0
内容摘要:​近几日,故乡化隆搬迁的消息铺天盖地。在百度里面输入“化隆县搬迁”几个字,屏幕上铺满了各种消息,有些信息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是其中有些文字格外引人注意,“化隆县暴力拆迁”、“化隆搬迁民众游行抗议”等等。化隆究竟发生了什么?政府到底为什么执意搬迁?老百姓为何抗议如此强烈?最重要的是...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近几日,故乡化隆搬迁的消息铺天盖地。在百度里面输入“化隆县搬迁”几个字,屏幕上铺满了各种消息,有些信息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是其中有些文字格外引人注意,“化隆县暴力拆迁”、“化隆搬迁民众游行抗议”等等。化隆究竟发生了什么?政府到底为什么执意搬迁?老百姓为何抗议如此强烈?最重要的是,如果县城真的要搬迁,那作为化隆人的我们,又该怎样理智的面对这一事实。今天小编就用图文的形式,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下面是早在20121月在《西宁晚报》上刊登的一篇关于“化隆县将要搬迁至群科”的报道。可以看出,早在两年前,政府已经决定搬迁化隆。然而后期因为一系列的原因,一直拖到了现在。今年10月份化隆县搬迁的消息又再一次推向了高潮。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关于化隆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60年。

*公元前60年,西汉设置金城郡,今化隆县隶属金城郡辖地。

*后经过600多年的历史变迁,公元553年(西魏废帝二年),因境内有化隆谷,改石城县为化隆县,这是化隆县名的开始。

*后又改为广威县,到1744年(乾隆九年),置巴燕戎格厅(今巴燕镇)。

*民国二年(1913年),改巴燕戎格厅为巴戎县,隶属甘肃省西宁道。

*民国十八年(1929年),青海建省,改巴戎县为巴燕县。

*民国二十年(1931年),改巴燕县为化隆县。

*1953年,改设化隆回族自治区。

*1955年,改成化隆回族自治县。

*1978年,划归青海海东地区。

至今,化隆县2000多年的历史,自第一次使用“化隆”名也有1461年之久。这样一个千年的古县城,到201410月,搬迁再一次亮在了所有化隆人的面前,很多人都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总得有个理由。下面这幅图片,足可以解释政府搬迁的缘由。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请注意红框和绿框内的文字,政府的解释可以归结为以下两点:

(1)现化隆县城地址巴燕镇海拔高,气候差,天气不好,还没有水;

(2)群科海拔低,地方平,地方大,气候好,有黄河,适合居住;

面对这样的解释,祖祖辈辈生活在化隆县巴燕镇的老百姓们就会问了,

化隆县搬迁是不是要把老百姓也都要搬到群科去”,显然不是,只是政府机构的搬迁;

“县城搬走了,去政府办事不是要去群科了嘛”,显然是的,因为办事机构都在那里;

“那政府走了,老百姓怎么办啊”,这个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过,但是没有人会回答你。

于是,老百姓的恐慌接踵而至。县城要搬走了,却带不走人民;地方父母官要走了,却没跟老百姓打一声招呼;面对老百姓的恐慌,政府没有一个有效的举措与合理的解释。所以,恐慌与愤怒的老百姓走上街头,登录网络,就发生了以下这些事: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一时间,微博,QQ,微信,社区,贴吧等社交工具以及媒体都有相关“化隆县搬迁游行”的相关新闻,网络的传播速度之快,再加上化隆县城真实的民众游行场景,让更多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的人也加入到了游行的队伍当中,也让出门在外创业的拉面同胞们义愤填膺。到目前,游行已经结束,网络新闻也已经逐渐褪去,最终的结果,都还未知。政府会不会因为一次民众游行而放弃搬迁呢?作为老百姓的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方式面对这些事实?政府应该怎么面对老百姓如此清冽不满的举动,这是我们当下应该思考的问题。

首先说说老百姓为什么要上街游行: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1)首先一个县城的搬迁,根据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第四条第二项规定:自治州、县、自治县、市人民政府驻地的迁移,由国务院审批。下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的相关内容: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相关法律,老百姓也就难免挂出了“化隆县搬迁有国务院的批准吗”这样的条幅。但是对此,政府机关一开始就没有很好的跟化隆当地民众沟通,也没有明确的公示公告以及相关的大众宣传,民众不理解政府的用意,突来的搬迁肯定会触动当地的老百姓。上街游行也是在所难免的。

(1)其次,就是对于化隆县的搬迁,政府没有给老百姓一个合适的理由。用2012年《西宁晚报》的话来讲,好型政府机构搬迁局势因为现化隆县城地址巴燕镇海拔高,气候差,天气不好,还没有水;群科海拔低,地方平,地方大,气候好,有黄河,适合居住。如果搬迁确实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当地的老百姓是很难接受的。如果因为化隆条件不好就要搬迁,就算搬迁的理由成立,但是,政府搬到山清水秀的群科,老百姓却依旧留在“不适合居住”的巴燕镇?这又是什么逻辑呢。老百姓又不是傻子,所以政府在这方面欠老百姓一个合理的解释。

(2)再者,群科新区的开发,确实影响到了整个黄河谷地。下面这幅图片,是源自网上一封信,其真实性我们暂且不谈,但是从这方面可以看出,群科新区建设当中当地政府没有跟老百姓达成很好的一致,以致于“暴力拆迁”等话题不免出现在网络上。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4)最后一点,我认为这也是“游行”活动最主要的原因:政府伤了老百姓的心。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化隆,这个名字的诞生距今1461年。这个不大不小的县城,现今依然养育着23万人之多。在每一位化隆人的心里,化隆县就是巴燕镇,巴燕镇即是化隆县。改革开放30多年,这个县城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唯一一条柏油马路至今也是满目疮痍;街道没有变长也没有变宽;楼房没有变高也没有变多;2012年装的唯一的红绿灯至今已不见踪影;整个县城的街道成了菜市场。从90年代出生到现在,这个县城似乎永远保持着他原有的姿态,从未变过。但是尽管是这样,勤劳朴实的化隆人,没有失去信心。大棚蔬菜,牛羊育肥,拉面经济......所有化隆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让化隆变得富强,美好。化隆人始终坚信:政府总有一天会让这个“牙长”的街道面目一新。30多年来,老百姓没有放弃政府,但是2014年,对所有巴燕镇人来说:政府却抛弃了他们,政府没有坚持让这个小镇富强,没有选择跟这个小镇继续坚持,拂袖而去!30多年的地方父母,突然间要搬迁至42千米以外的地方,没有带上老百姓;没有带上30几年未变的小镇;没有一个好的安排;也没有说以后该怎么办;只扔下一句“巴燕镇不适合居住”就走了。类似于这样一个故事:一对父母,养育了很多孩子,但是还没等这些孩子长大,就扔下他们走了,理由是他们要到更好的地方去生活......

写到这里,我深刻体会到乡亲们的无奈,愤怒,以及迷茫。我理解他们的游行,理解他们所说的每句话。化隆人,以回族为主,回族人生来朴实,是一个团结互助,热爱国家的一个民族。如果哪天,他们走上街头游行,他们最终的目的也仅仅只是表达内心的夙愿。如果政府确实要搬迁,至少应该给老百姓一个合理的解释。其实,政府的未来规划,我们都懂,以大局考虑的思想不是只有政治家和企业家才有。老百姓只希望,不要用那么堂而皇之的理由敷衍,不要将一个苦撑了30多年终于用拉面经济拉回来一点财富的小镇,再推向30年不变的噩梦当中。

30多年一个小镇终于熬出了头,如果政府执意要搬迁,我想我们做的不该是上街游行这样的小打小闹。如果没有了依靠,那我们就要自己寻找依靠。我们应该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放到实业上来,放到眼下最重要的事业上来,望所有化隆人共同呼吁:

(1)让你还很小的孩子回到学校去:中国西部与东部为什么会有超过50多年的差距?不是因为我们没钱,我们没有资源,而是因为我们手上没活儿!所以,让所有辍学的孩子重回学校,让所有正在接受教育的孩子完成学业。当今这个时代,是每一个角落都印上“知识”的时代,所以,让孩子去学校,不要让50年的差距变成100年。

(2)望所有化隆拉面店团结一心,一年两亿只是个开始。在全国各地,“兰州拉面”、“化隆拉面”、“三江源拉面”,都是随处可见。其实这些拉面店接近80%是化隆人开的,拉面一年拉回两个亿,也已经是化隆人众所周知的事儿了。望所有化隆人共同努力,用最好的拉面,最优的服务,将化隆拉面产业做大做强。相信,一年两亿,只是个开始!

(3)望所有化隆大学生学好知识,掌握技术,回乡创业。自2000年以来,化隆县每年的大学生一直在增加。自走出化隆山门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明白自己肩上的使命与责任,因为,化隆30多年未变的历史将因你们而改写,故乡需要你们,化隆需要你们。相信大学四年,你们不会虚度光阴,因为我们都是化隆人。

 

化隆,已不仅仅是一个小镇,它已印到大江南北。因为每一个角落,都有化隆人的身影!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搬迁了化隆县,搬不走化隆人!

标签:搬迁 不走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清风网 人民网 华语新闻网 中国反腐维权网 东北网 中国法院网 中国民生在线 中国监督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鹫峰健康美食网 最高人民法院网上信访平台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民意网首席法律顾问庄建福 顾问李方和,邵德江,王德海 民意网站长编辑 朱以山 手机:18515494818,15845726455 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99{反映民情关注民意},微信个人号:xwzys99999.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  QQ:2305859666 地址:北京朝阳区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