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时间:2015/9/18 13:32:10  作者:朱以山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14  评论:0
内容摘要: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简评《真假记者满天飞基层单位很无奈》近日,笔者看了《大河报》记者霍坤峰先生在《河南新闻道德建设》《真假记者满天飞基层单位很无奈》一文,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首先声明,笔者不是记者,以免到时候有人说笔者冒充记者招摇撞骗。一,原文:“上次来了两个‘记者’,4...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简评《真假记者满天飞基层单位很无奈》

近日,笔者看了《大河报》记者霍坤峰先生在《河南新闻道德建设》《真假记者满天飞基层单位很无奈》一文,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

首先声明,笔者不是记者,以免到时候有人说笔者冒充记者招摇撞骗。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一,原文“上次来了两个‘记者’,4000元钱打发走了。这次又来了两个‘记者’,拿走了2万元。账上的2万元钱就这么没有了。”201587日,河南省南阳市某县一乡土地所工作人员发出了这样的无奈感慨。

评论:一个乡镇的土地所,其财经根本就不完全独立,动不动几千几万地拿,应当查一查这一笔钱究竟是哪里来的?他们那么害怕记者,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二,原文:为了息事宁人,该土地所向这二人支付了2万元的封口费。据查证,这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是真记者。

评论:为了息事宁人就给封口费?看来问题不小,你们既然查证有真记者,为何不报案?就是假记者也应该报案,请问霍坤峰先生,你报案了吗?

三,原文:据了解,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县乡级的基层单位相当普遍。一个曾在河南省许昌市某县任过多年乡长职务的朋友深有感触。他说,他曾在3个乡政府工作过,每个乡每年接待这样的记者都不低于20起。一般情况下打发走一个记者要给2000元。一旦遇到特殊情况,还要特事特办,支出会更多。

评论:看来他们哪里的问题不是不少,就是他们那里有忽悠和收买记者的传统。特事特办,什么特事特办?是不是腐败问题被发现了就要多拿钱才能封口?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四,原文:有些“记者”竟然连检察院这样的法律监督机关也敢登门索要好处费。平顶山市某区检察院负责人反映的情况就很荒唐。有一次,这位负责人曾接待了3个记者,他连这些记者的证件都没有查验,先请吃饭,后封红包。他说:“明知道他们是来找事的,谁还敢看他们的记者证呀。”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位检察院负责人接待的3个记者,通过他的描述一分析,3个记者竟然没有一个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登记备案,可以说都是假记者。

评论:一个假记者都把检察院负责人吓成那个熊样,我们不禁要问他这个负责人是怎么当上的?他的法律意识哪里去了?他有多少不可告人的肮脏事?幸亏真急着没有去,要是真记者去了还不把他吓死。

五,原文:正是因为基层政府的问题太多,才给了这些真假记者吃拿卡要的良机。

评论:基层政府的问题那么多,霍坤峰先生,你揭露了多少?你作为一个真记者,你把握住多少次这样的良机?

六,原文:不出示证件的可以拒绝接受采访。

评论:出示证件的也可以拒绝采访。笔者就曾拒绝过有关媒体记者的采访。

七,原文:不持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的记者证或没有新闻单位相关证明的记者,都可以视为是假记者。

评论:也就是说,在霍坤峰先生那里,港澳台的记者,世界各国的记者统统都是假记者,我们国家好像没有这样的规定,霍先生你本人恐怕也没有认定的资格。

八,原文:凡是没有公开发表的负面曝光文章发给被曝光单位审阅的,都可以视为新闻敲诈,可直接报警。

评论:没有公开发表的负面曝光文章发给被曝光单位,是记者和其他作者对事件的一种调查和征求意见的方式,这种合理合法的方式被霍坤峰先生定性为“新闻敲诈”,按照霍坤峰先生的意思,只有吹捧的正面文章才可以发给被表扬的单位?被表扬的单位看了之后,一高兴就给一大笔费用。笔者曾经多次将没有公开发表的负面曝光文章发给被曝光单位,很多已经起到了好的效果,解决了实际问题,维护了社会稳定。当然,笔者不是让他们审阅,而是征求他们的意见和进一步调查。

直接报警,很好,有的地方警察不但劫访民,这回还抓记者,很好。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采访权,说白了就是一种知情权。采访,其原意就是:“采集访问”,作为新闻工作术语,是指:“为搜集新闻事实和新闻背景等新闻报道材料而进行的观察、访问、调查、录音、录像等活动。”(参见《辞海》)。如果把公民的“观察、访问、调查、录音、录像”这些权力统统取消了,无疑是在残酷的剥夺人的基本权利。《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则是:“搜集寻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二款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如果公民没有采访权和知情权,怎么行使这个权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四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国家对于从事教育、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和其他文化事业的公民的有益于人民的创造性工作,给以鼓励和帮助。”如果公民的采访权和知情权被剥夺了,“观察、访问、调查、录音、录像”就随之被剥夺,公民又怎么行使这两个自由?!难道只允许有证的记者的享有出版和文学艺术创作的权力??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个单位利用新闻采访的机会欺骗了他人、进行了犯罪,就把每一个公民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剥夺。这也好比菜刀可以切菜,也可以行凶一样,我们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了人,就下令全国不得生产销售菜刀,我们更不能因为有个别的男人强奸了女人,就把全国男人的阴茎都割掉。

参见笔者九年前在互联网发布的《进行采访无需任何行政许可》和《采访权不是记者的专利》两篇文章。

记者队伍确实鱼目混珠,但是应该依法整治,不能搞一刀切。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霍坤峰先生的文章违反宪法和法律常识,散布极左言论,建议依法取消他的记者资格。

2015917

 腐败官员为何害怕记者

标签:河南新闻 河南省 工作人员 南阳市 秘密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清风网 人民网 华语新闻网 中国反腐维权网 东北网 中国法院网 中国民生在线 中国监督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鹫峰健康美食网 最高人民法院网上信访平台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民意网首席法律顾问庄建福 顾问李方和,邵德江,王德海 民意网站长编辑 朱以山 手机:18515494818,15845726455 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99{反映民情关注民意},微信个人号:xwzys99999.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  QQ:2305859666 地址:北京朝阳区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