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访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时间:2015/9/11 20:49:05  作者:朱以山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5  评论:0
内容摘要: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黑河爱辉法院把违法的司法鉴定当作定罪依据中国监督网站长总编辑:王金祥民  意  网站长总编辑:朱以山【主题词】瘢痕  增长  法医鉴定  黑龙江  黑河  公安   债权证  一万多  十一年    【正文】    一、因为索要拖欠的劳务费...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黑河爱辉法院把违法的司法鉴定当作定罪依据

中国监督网站长总编辑:王金祥

    网站长总编辑:朱以山

【主题词】瘢痕  增长  法医鉴定  黑龙江  黑河  公安   债权证  一万多  十一年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正文】

    一、因为索要拖欠的劳务费引发争执

20031231,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省黑河市也笼罩在一片迎新年的喜庆气氛中。

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罕达汽镇木耳汽金矿。

因为同村的关亮亮过生日,于洪波也前去祝贺。不一会,已经在朋友家吃喝完毕,开金矿的于海洋也来凑热闹。于洪波就说:海洋你父亲还欠我们俩个人的雇工费每人800多元。于海洋当时就说:“我不管,找我爸于振义去。”于海洋倒了一大碗酒非得让于洪波喝,于洪波没有喝,于海洋就骂开了于洪波,并要动手,被在场的人拉开。

于洪波在往家走的时候,在自己家门前被于振义叫住,两人便开始了撕扯。

于海洋和陈统汇(于振义女儿于洁的男朋友),以及于洁带着刀、擀面杖和木棒加入到战斗,

于洪波的母亲郑淑芹出来拉架,被于海洋打倒昏迷,进了医院。

于洪波被打伤住院,于振义也住进了医院。

于洪波经当地法医2004115日鉴定属轻伤。

2004826,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人民法院作出(2004)爱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于海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二、被告人于海洋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于洪波经济损失人民币25,273.65元,赔偿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五日内给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淑芹的诉讼请求。

判决下达之后,当事人都没有上诉。

二、漏洞百出的省厅法医鉴定书:瘢痕两个多月增长了一点五厘米

于振义在公安局机关作了五次笔录,互相矛盾不说,爱辉区法院却也予以了采信。

更为严重的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书明显违法,爱辉区法院也毫不犹豫地予以了采信。

2004216,黑河市爱辉区罕达汽派出所委托黑河市法医检验鉴定所对于振义的伤害程度进行了鉴定,认定为:“根据住院病历记载及法医学现查所见,伤者头部软组织开放性损伤,瘢痕形成,瘢痕长5.5厘米,依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六条之规定,尚不构成轻伤,属轻微伤。”“结论:头部软组织开放性损伤,瘢痕形成属轻微伤。”

于振义一家不能忍受于海洋被判刑,不服黑河市法医检验鉴定所得鉴定结论,于是,黑河市公安局委托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进行复核鉴定。

2004429,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作出了黑公法鉴字(2004)第130号鉴定书,鉴定书第二部分材料与检查一节如下:

(一)材料

黑河市第一人民医院96314号病志一册。

(二)查体

左顶有一不规则疤痕全长7cm,其中间明显增宽宥5×0.3cm,右手无肿胀,对指握物正常。

……

第三部分:诊断

1、头部裂伤。

2、右手第五掌骨基底部骨折。

第四部分:鉴定结论

1、上述诊断与外伤有关。

2、根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的规定属轻伤。

对于这一鉴定书结果,笔者反复进行了分析研究,发现这个鉴定书漏洞百出,现一一整理如下:

首先,此鉴定书违反当时施行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试行)》的规定、

此次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属于复核鉴定。

《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试行)》第三十四条:“对鉴定结论有异议需进行复核鉴定的,其他资质较高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接受委托,进行复核鉴定。

复核鉴定除需提交鉴定材料外,还应提交原司法鉴定文书。”

在提交的材料里,没有依法提交原司法鉴定文书,此鉴定书违反复核鉴定程序的规定,应属无效。

其次,瘢痕增加了一点五厘米。

原来是55厘米,两个多月之后,没有减少,反而增长。而且,鉴定书上的“7”不是打印的,是手写的,在改写处没有签章,有篡改的嫌疑。

再次,诊断结果和鉴定结论不符。

我们暂且按照头部裂伤7厘米,右手第五掌骨基底部骨折。这两项根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都不够轻伤,实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出“属轻伤的结论的”。

第四,鉴定书没有用对标准。

鉴定书说根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也没有说哪一条。笔者找遍相关资料,也没有找到这一标准,当时适用的是19904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发[19906)。

此鉴定书没有按照当时的标准鉴定,其结果应当无效。

第五,无司法鉴定人员签名。

《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试行)》第四十二条规定:“司法鉴定文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司法鉴定文书无效:

()司法鉴定机构超越司法鉴定业务范围的;

()行为人不具备司法鉴定人执业资格或者超越执业类别的;

()未加盖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专用章或者无司法鉴定人签名的;

()法律、法规有其他规定的。”

笔者看到,鉴定书根本没有司法鉴定人员签名,尽管备注说“原件鉴定人已签名”,不能证明确实已经签名,给委托单位的鉴定书必须是原件。

综合如上五点所述,(2004)第130号鉴定书没有法律效力已经毫无疑问。

我们完全也有理由怀疑:2004429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作出的黑公法鉴字(2004)第130号鉴定书,可能是人为伪造的假鉴定书,

而伪造鉴定书的人,则构成妨害司法罪。

就是这样一个漏洞百出,多处违法的鉴定书,被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法院当作定罪的依据,黑河市中级法院维持了这一判决。

三、开金矿的十一年拿不出来一万多元

20081020,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法院制作了(2004)爱法执字第331号《执行裁定书》:“权利人于洪波于20041010向本院申请执行,本院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中止了(2004)爱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执行。

2005225,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法院给于洪波发放了(2005)债凭字第24号债权凭证,载明:未执行受偿债权金额为16,030.14元。

四年多来,除了抵账的外,于洪波一分钱没有得到,被执行人于海洋是年轻力壮开发金矿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以后又到技术监督局开车。

一直到今天,整整十一年多过去了,这一万多元仍然没有执行回来。在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中也查不到于海洋的名字。

对于不公平的判决和判了的赔偿于海洋也拒不执行,于洪波及其母亲郑淑芹多年来一直不间断地上访申诉,始终无人理睬。

连同上面所说的可能是假的鉴定书来看,于振义、于海洋父子有着不可低估的强大能量,你郑淑芹和于洪波远远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四、谁在制造不稳定因素?

近八个月之后,弄出了一根棍子的来鉴定,说棍子上的血是于振义的,他们早干什么去了?另外,究竟是于振义什么时候滴上去的血?棍子上有没有于洪波的指纹?

20041029,黑河市爱辉区法院作出了(2004)爱刑初字第11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处于洪波有期徒刑六个月,赔偿于振义经济损失10006.20元。

于洪波不服,提起上诉,20041215日,黑河市中级法院制作了(2005)黑中刑一终字第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维持了这一判决。

郑淑芹及其儿子于洪波实在难以咽下这口窝囊气,因为根本没有用棒子打于振义,于振义却弄出来了一个轻伤,于洪波被判了六个月的有期徒刑,也就是说,挨揍了一顿,还被判了刑,于洪波的心理留下了多年来挥之不去的阴影,郑淑芹挨打了,法院置当天医院的诊断于不顾,对郑淑芹的请求一律不予支持。于洪波的辩护律师的意见也一律不予采纳。

而对于振义及其儿子的意见,包括没有执行能力的谎言,却是言听计从。

十一年来,郑淑芹及其儿子于洪波几乎跑遍了黑河市和爱辉区的政法机关、人大机关、信访机关……,只落得一肚子的气越来越多。

看完整个案子的材料,笔者实在不知道,当地的公检法三机关究竟和于振义、于海洋父子有着怎样的密切关系?

面对如此明显的错误鉴定和矛盾的证据,居然做出了对于洪波的有罪判决。

笔者认为,当地的有关机关是在袒护于振义父子,是在制造新的矛盾和争端,是在制造社会的新的不稳定因素。

早在2013224日,习近平总书记就说过: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们希望黑河市及其爱辉区,能够认真学习,深刻领会这一精神,下决心纠正冤假错案,让司法腐败无处藏身

我们将对此案的进展予以密切的关注,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加强对司法工作的监督。

2015/9/10

注:本文初稿形成之后,专门抄送相关部门和单位征求意见,在约定时间内,没有一个单位和个人对此提出不同意见和证据。、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瘢痕如何在两个多月后增长一点五厘米?

标签:瘢痕 如何 何在 两个 多月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中国百姓喉舌网 法制传媒网 清风网 人民网 华语新闻网 中国反腐维权网 东北网 中国法院网 中国民生在线 中国监督网 反腐败 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鹫峰健康美食网 最高人民法院网上信访平台 朱以山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文章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

民意网首席法律顾问庄建福 顾问李方和,邵德江,王德海 民意网站长编辑 朱以山 手机:18515494818,15845726455 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99{反映民情关注民意},微信个人号:xwzys99999.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  QQ:2305859666 地址:北京朝阳区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