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来信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时间:2015/7/28 8:21:29  作者:陈玉梅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168  评论:3
内容摘要:我母亲就这样被“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制服”们抬离现场被抬离现场的母亲惊吓过度晕死过去,外围接警后赶来围观的警察才出警“制服”们威胁我们拍照,有“制服”从远处跑来尊重的民间舆论监督联盟...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我母亲就这样被“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制服”们抬离现场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被抬离现场的母亲惊吓过度晕死过去,外围接警后赶来围观的警察才出警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制服”们威胁我们拍照,有“制服”从远处跑来


尊重的民间舆论监督联盟各网站站长暨海内外社会各界朋友:
  我叫陈玉梅,现年34岁,女,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人,独生女,父亲叫陈双云。我怀着悲愤、沉痛的心情,向社会各界朋友公开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借拆除违章建筑之名,行经济开发之实,利用公权力肆意侵害我父母的合法权益。我父母都已经年届六十,膝下只有我这一个女儿。父母走投无路,深感绝望,我被逼无奈,只有替父母控诉,替父亲伸冤。但,字字血,声声泪,却未能换来地方公权力的怜悯与恩赐……以下所述事实,我们全家愿负法律责任。恳请民间舆论监督联盟各网站能提供一角予以披露,并恳请海内外社会各界朋友给予关注和帮助,更期望各级党委、政府领导人能够百忙之中关注我家疾苦。

为支持国家建设失去家园
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老父被判刑

  2008年,绵遂高速公路开始修建,该公路途经我父母居住的遂宁市船山区仁里镇僧家沟村,我父母的住所就在拆迁范围内。
  2010年,在仁里镇政府的协调下,包括我父亲在内的一部分村民与遂宁市船山区遂绵高速公路建设协调办公室达成了拆迁及补偿协议。协议约定,允许搬迁的村民在集体土地上修建新房。由于人手少,我父亲于2010年10月才开始自建住房。
  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当修建至12月6日的时候,当日下午约5时,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来了几十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出示执法令,将正在忙于建房的我父亲和帮父亲建房的我拖打离施工现场,并将房屋拖垮。
  我父亲急怒交加,挣脱出来,抓起一块砖头扔向了这帮流氓拆迁队,将其中一人砸伤。
  事后我们才知道,被砸伤的人叫向上游,是遂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河东新区分局从遂宁市金安物业公司请来的保安。
  事发当天遂宁市仁里派出所将我父亲陈双云抓走并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被捕。2011年6月22日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
  
护犊子遂宁市政府认定执法行为合法
政府暗度陈仓投资开发新住所地被彻底铲平
二次逼迁让我父母走投无路、欲哭无泪

  对于遂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河东新区分局雇用社会闲杂人员实施的违法行为,我父亲依法向遂宁市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遂宁市人民政府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于2011年8月24日做出了“维持被申请人(遂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河东新区分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复议决定。
  我父亲陈双云不服遂宁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依法向遂宁市船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可,四年时间过去了,人民法院依然没有对我们的诉求进行立案。
  依照政府协调、安排的新住宅地上,我父母四年来居然没能建起房子。遂宁市人民政府是否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地方司法机关是否在为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站班、保驾、护航,让弱势百姓投诉无门、欲哭无泪,事实胜于雄辩,事件发生四年后的今天,真相浮出水面。
  今年7月2日,我父亲陈双云接到了《遂宁东辰荣兴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关于搬迁遂宁东辰荣兴国际学校施工场地内临时帐篷的函》该函称:
  “经市人民政府批准,我司在河东新区养生谷,投资建设的遂宁东辰荣兴国际学校将于2015年8月20日正式开校。
  2015年3月1日,你在我司施工场地内搭建了帐篷,伸张拆迁补偿权益。根据我司与河东管委会签订的《遂宁东辰国际学校项目建设管理合同》第4款第1条,‘由河东管委会负责项目用地的拆迁、征地、安置、补偿及三通一平’,你的拆迁补偿权益,应由河东管委会负责,与我司无关……
  你搭建的帐篷,已严重侵犯了我司的合法用地权利,且严重阻碍了施工进程。为了维护我司正当权利,确保学校2015年8月20日正常开学,我司已在仁里镇为你租住房一套(租期一年),请你在2015年7月6日前,自行搬迁到仁里镇香山街仁里苑2号楼一单元六楼一号。否则,我司将于2015年7月7日督促你进行搬迁。
  特此函告。”
  之所以不厌其烦、近乎完整地发出函件全文,是想证明以下事实:
  1、遂宁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完全错误;
  2、遂宁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河东新区分局的行政行为,完全是为了项目建设保驾护航;
  3、地方司法不能主持公正,为地方政府的违法行政保驾护航;

我的疑点

  四年来,我父母为了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奔波、抗争,可,我们算是饱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家有男丁,以死抗暴,会不会有系列让我们想不通,可能,也让社会各界朋友想不通的事件发生?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我一个弱女子,为何不能效仿,为没有文化的父母要个说法?不给我说法,我就给社会说法。 
  我特别想不明白的有以下两点:
  1、支持国家高速公路建设,虽然我父母原住所地经过船山区遂绵高速公路建设协调办公室和地方政府共同协商约定,并形成协议,我们才有了在集体土地上修建房屋的行为,那么,我父母的盖房行为是否合法有效?
  2、同样在政府主导下,遂宁东辰荣兴教育投资有限公司项目开发,坚称其行为也是合法有效,但,既然合法有效,为何帮我父母租住房子?租期满了我父母再去哪里找地方住?
  我还搞不明白,我这民告官,该找谁?户籍地,我们是船山区,对我们违法执法,是河东区管委会下属的执法局,行政复议决定,是地级市遂宁市政府,那么,我即便针对河东区管委会下属的执法局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对我家暴力执法提起诉讼,哪个法院才有管辖权?
  我初中毕业文化程度,本来对法律一窍不通。四年来,看着父母两次被逼迁,每每半夜抱着法律书籍醒来,泪水浸湿了枕头:为民的法律,什么时候到我家?
  我和父母都支持国家的经济开发,项目建设,但是,坚决反对暗箱操作,侵民、害民、扰民行为,我们不管你们通过项目建设、经济开发,能够得到多少油水,至少,不能让我们居无定所,不然,我就不理解江总书记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理解胡总书记的“稳定和谐”,不理解,现在为什么对我们普通老百姓大动干戈而无人过问。
  欢迎新闻媒体、社会各界朋友联系调查核实,我作为父母的独生女,热忱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并尽地主之谊。
  我的联系电话:18008252884


                控诉人:陈玉梅
                                 2015年7月25日

以下为制服执法历史照片:


四川遂宁:独生川妹子满含热泪控诉政府违法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