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访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时间:2015/6/21 6:51:40  作者:朱以山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23  评论:0
内容摘要: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黑龙江一法院认定家庭成员与所居住房屋无利害关系2015年6月15日,笔者接到来自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省的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位七十岁的老年人,他叫杜志杰。他在电话中陈述,杜家的房屋位于黑龙江畔二百多米山水秀丽的地方,杜家因为当年中苏的历史问...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黑龙江一法院认定家庭成员与所居住房屋无利害关系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2015615,笔者接到来自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省的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位七十岁的老年人,他叫杜志杰。

他在电话中陈述,杜家的房屋位于黑龙江畔二百多米山水秀丽的地方,杜家因为当年中苏的历史问题导致于1969年全家搬迁,几年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家的90平方米的房子被别人侵占了。从1974年起,杜家就开始了不断地上访上告,但是,杜英奎、杜志杰父子两代人,已经历经了四十一年的艰辛,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钱,法院不给立案,行政机关不给依法答复。

早在1987年3月6日,杜志杰以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为被告,就向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提起过民事诉讼。北安农垦法院拒绝受理,也没有依法给杜志杰任何书面答复。

20111126,《法制文萃》报以《历史遗留问题需正视 以人为本当有错必纠》为题报道了杜志杰的案子,《中国侵权网》、《黑河贴吧》等转载了这篇文章。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以后,司法立案制度进行了改革,杜志杰2015年12月终于以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为被告,以实际占据房屋的曾宪洲圩堤三人,在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立上了案子。杜志杰很高兴,以为这一下子一定可以得到公正解决了。

岂不知,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经过六个月的审理,于2015年6月12日制作了2014)北民初字第343号民事裁定,驳回了杜志杰的起诉。

裁定认为:“原告杜志杰并不是本案争议房屋1969年的所有权人”。

 一审法院又认定:“原告不是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公民”。

而事实是,读直接和妻子、儿子三口人当年就住在目前诉争的房屋里,杜志杰本人就对诉争房屋拥有居住权和部分所有权。

一审法院还进一步认定:“本案争议的房屋不是杜英奎遗留的个人财产,不属于遗产范围”。

其实,遗产包括有争议的遗产和没有争议的遗产。

打电话的时候,笔者还不相信是真的,杜志杰把裁定书通过电子邮件发过来一看,还果然是如此表述的。

也就是说,在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家庭成员和自己家居住的房屋没有利害关系,子女没有资格继承父母的遗产。

请问: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中国或者外国,哪一条法律是这样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四条二款规定:“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

(一)公民的收入;

(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

(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

(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

(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

(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

(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

连住在房屋里的的家庭成员都与房屋没有利害关系,请问北安农垦法院:什么叫利害关系?谁才有利害关系?

笔者也实在不知道杜志杰的继承权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剥夺的?也请北安农垦法院的法官一并予以解释。

杜志杰啊,杜志杰,你高兴的太早了,即使解决了“利害关系”和继承问题,他们还会在诉讼时效上做文章,……等等。总之,不会让你轻易胜诉。

日前,杜志杰已经向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笔者将对此案进行密切关注,随时向各界报道进展情况。

   2015/6/21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附:杜志杰的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杜志杰,身份证号:231102194509190637男,194599日出生,达斡尔族,黑龙江省黑河市东胜木制品厂退休工人,现住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西兴街一委六组。

被上诉人: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组织机构代码:606467799,住所地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法定代表人:沈福林。

第三人:曾宪州,身份证号:232626193511152159男,19351115日出生,汉族,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退休工人,现住黑龙江省红色边疆农场农垦社区B区二委402号。

因不服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343号民事裁定,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依法撤销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343号民事裁定;

2.责令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依法立案受理此案。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一审法院认定:“原告杜志杰并不是本案争议房屋1969年的所有权人”。

 一审法院又认定:“原告不是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公民”。

而事实是,上诉人和妻子、儿子三口人当年就住在目前诉争的房屋里,上诉人本身就对诉争房屋拥有居住权和部分所有权。

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违反《婚姻法》和《继承法》。

一审法院认定:“本案争议的房屋不是杜英奎遗留的个人财产,不属于遗产范围”,与事实不符。

上诉人的父亲杜英奎在世期间,不止一次主张自己的权利,被上诉人及其建设科,一审法院等不依法处理才导致上诉人的父亲杜英奎在世期间没有得到解决,此房屋,应属于有争议的房屋。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四条二款规定:“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

(一)公民的收入;

(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

(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

(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

(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

(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

(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

这里房屋,应当包括没有争议的房屋和有争议的房屋。因此,上诉人对有争议的房屋有继承权。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在审理了六个月之后,驳回起诉于法无据,法院应该立案受理。

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请求,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

                      上诉人:杜志杰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

 家庭成员与所居住的房屋有无利害关系

标签:家庭 成员 居住 房屋 有无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