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监督

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 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

时间:2015/3/6 11:36:40  作者:朱以山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38  评论:0
内容摘要: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黑龙江齐齐哈尔中级法院的神奇判决主题词:法院  强制拆迁  安置  补偿  国家赔偿  黑龙江省 齐齐哈尔  依安县  希望书店  希望广告公司内容提要:拆迁办承包了拆迁,正在经营的四个单位在没有任何人前来协商安置补偿...

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

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

——黑龙江齐齐哈尔中级法院的神奇判决

主题词:法院  强制拆迁  安置  补偿  国家赔偿  黑龙江省 齐齐哈尔  依安县  希望书店  希望广告公司

内容提要:拆迁办承包了拆迁,正在经营的四个单位在没有任何人前来协商安置补偿的情况下,被拆迁人向拆迁办申请裁决,要求拆迁人依法给于安置补偿,拆迁办的裁决还没有生效,拆迁人还没有给被拆迁人安置的情况下,拆迁办申请了法院强制搬迁,把被拆迁人的六卡车货物和设备统统封存仓库中,至今十四年过去了,高级,中级,基层三级五个法院制作了二十多份裁判文书,法院已经认定,被拆迁人属于安置补偿的对象,同时又判决维持了不给安置补偿的裁决。没有安置,没有协商就强制搬迁,这一点已经被法院认定,但是,高中级法院仍然不支持被拆迁人的合法请求。最高法院也不对此案进行再审。

当事人朱以山因为不断控告,遭受了当地腐败官员的疯狂打击报复,先后两次被判八年有期徒刑。

是当事人强词夺理,还是法官故意枉法裁判,已经很清楚了。

一、卖掉住房艰苦创业

19964,担任黑龙江省依安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副主任(副校长)的朱以山,在单位处处受制,无法施展自己的能力和才干,决定响应上级号召,辞职下海经商。

我朱以山和爱人卖掉自己家的住房并多方筹集资金,先后开办了依安县希望书店,依安县恒远职业培训学校,依安县希望广告有限公司,依安县希望少年儿童世界等,还代理邮政业务和铁路售票,安置了二十多待业青年和下岗职工就业,最多的时候,每年给国有企业和个人缴纳的房租就达十多万元人民币。依安县希望广告有限公司是当时依安县唯一的广告公司,依安县希望书店是当年黑龙江省全省县级民营书店最大的书店,其零售额曾一度高于当地的新华书店,依安县希望书店被命名为齐齐哈尔市青年文明号企业(当地新华书店几年后才被命名为县级青年文明号),总经理朱以山被评为齐齐哈尔市级希望工程先进个人,当选为依安县工商联执行委员,依安县个体私营企业协会理事。希望书店曾经一度在齐齐哈尔市,讷河市,克山县相继开办了四个连锁店,这四个书店每年都从盈利中拿出一笔款支持当地的希望工程或者社会公益事业。1998年洪涝灾害之际,曾经捐助一位残疾人进修大学,受到齐齐哈尔市残疾人联合会和齐齐哈尔电视台的公开表彰。

二、遭遇野蛮拆迁

正当我们全身心经营的时候,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看中了我们经营的位置,决定在此处建造商贸大楼,我们的四个单位划在了被拆迁之列。开发商很会利用县政府的权力,他们把拆迁安置52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全额承包给了依安县房屋开发领导小组动迁安置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既不是企业(没有营业执照),也不是行政单位(没有财政拨款),也不是事业单位(没有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县主要领导是房屋开发领导小组的负责人。这个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和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依安县房地产管理处是一个单位, 此事实已被依安县人民法院两次判决予以确认,还有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法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予以佐证。

依安县房屋开发领导小组动迁安置办公室承包了拆迁之后,根本就不拿被拆迁人当一回事,从来没有一次,没有一个人代表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协商搬迁和安置补偿事宜。因为已经承包出去了, 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也根本就不再过问拆迁的事宜。这一事实,黑龙江省克东县人民法院(2002)克东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和(2002)克东行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书最后一页均认定:“在拆迁过程中,就安置补偿等问题第三人青冈县商贸集团未与原告进行协商,被告即作出裁决,违反了《齐齐哈尔市城市拆迁管理细则》第十一条的规定,程序违法。”

无奈之下,我们在无处搬迁的情况下只好申请被申请人裁决给予安置。被申请人受理后,以四申请人不是产权人为由做出了不予安置的裁定,并于拆迁期届满后申请人民法院对四申请人实施强制拆迁。

十四年前,也就是二○○一年四月五日一大早,黑龙江省依安县人民法院以院长王玉祥为首的几乎是全院的干警一齐来到县城十字街东南角,他们要将在这里经营的四个单位强制搬迁到仓库中去。四个单位二十多名职工,被依安县人民法院的法官撵出了工作岗位,从此之后,他们竟与书店的工作岗位成了永别。

六卡车书刊、物品被搬至城边一仓库内,并贴上了封条。

当地电视台对强迁行为作了美化报道,当地报纸刊登了依安县法官写的歪曲事实的文章,对朱以山进行极端丑化和人身攻击,后来我被迫把他们告上了法庭,黑龙江省《生活报》记者夏德辉,李巍二人开庭时进行了采访,200329的《生活报》头版发表了题为《他把法院告上法庭》的文章,搜索《朱以山把法院告上法庭》可以看到全文。

三;艰难的诉程

在没有协商,没有安置的情况下, 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作出了不予安置和补偿的裁决,裁决只给搬迁费和从业人员误工费,置我们的合法安置权于不顾。原四单位不服被申请人的裁决诉至法院。

我们四个单位起诉到依安县人民法院之后,因为依安县人民法院实施了强制拆迁行为,我们申请依安县人民法院回避审理此案。在我们的一再催促之下,依安县人民法院才报请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专门指定了距离依安县较远,交通极其不便的克东县人民法院审理此案。还在制定管辖裁定书中美其名曰,为了方便当事人诉讼。距离依安县较近的法院有:克山县人民法院,拜泉县人民法院,富裕县人民法院,讷河市人民法院,以及齐齐哈尔市市区的法院等等多个,他们指定克东县人民法院审理,就是故意给当事人增加诉累,去一趟克东县,当天很难返回依安县,如果开一次庭,不但要提前一天去,而且,第二天的下午根本没有车,只能等到第三天才能够返回,好一个“方便当事人诉讼”!

克东县法院经过审理,判决变更了裁决,我们不服,提起上诉, ,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克东县人民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克东县人民法院最终支持了我们合法的诉讼请求。

十多年来,我们先后接到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的四份裁决,克东法院的四份判决和裁定,富裕法院的一份判决,依安县法院七份判决、裁定和决定,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五份判决和裁定,一份驳回通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一份裁定,一份驳回通知。共计二十五份裁定、判决和通知,涉及三十多个法官。

每一份裁判文书都饱含着诉讼的艰难和辛酸。

四、其他诉讼费和差旅费不让败诉的被告承担

在克东县法院,他们先后狠狠地收取了我们一千多元的其他诉讼费用,我们向法庭提出这些其他诉讼费用和我们正常的差旅费均应当由被告承担,克东法院驳回了我们的诉讼请求。不得已,2003年我只好向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反映,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认为我们的要求合情合理合法,当即给时任克东县法院院长的鞠春江打了电话,鞠春江答应给办理。过了两天后,我前去要求退款时,他们让立案庭和行政庭的庭长和我算帐,他们说,往返依安县和克东县,一共好多次,这是每次去依安县加油的票子,我不但得不到一分钱,还要给他们上千元。我早已识破了他们的花招,我说:“花的不多,就是这些钱也不应该我付,因为我胜诉了,全部诉讼费用和差旅费都应该被告承担,你们应该找被告要去。”鞠春江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说,我在这里当院长,你这一千多元钱还到中级法院告我们,是不是不讲究?我回答说,我曾不止一次打电话给你们,询问你的电话号码和你的手机号码,他们说你没有电话,或者说不知道,拒不告诉我,这不,你不但办公室有电话,而且,还有手机。我进一步说,为了能够和你们协商,我特意给你们写了一封信,你收到没有?鞠春江说没有。我当时就很激动地说,鞠院长,这是我给你们邮寄挂号信的回执,邮政局查询证实,你们的收发室已经收到这封信,收发室居然敢于把你这个院长的信件扣压, 你这个院长连挂号信都收不到,充分说明你领导和管理下的克东县法院简直太乱套了!鞠春江恼羞成怒,他对两个庭长说,你们谁收人家的钱谁退给人家!没有人再说什么,看来,他们宁可自己承担其他诉讼费用,也不让败诉的被告承担。由此可见他们的关系。

我到立案庭和行政庭办完了手续,和陪同的朋友苏振威一起回到了依安。当然,尽管其他诉讼费要回来了,一二千元的诉讼差旅费却没有得到补偿。我向物价部门举报了克东县法院乱收费问题,也如同泥牛入海,市县物价部门拒不查处。

五、中级法院自相矛盾的认定和判决

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拒不改正自己的违法行为,又照葫芦画瓢,制作了换汤不换药的2004)依拆裁字第1号裁决书,我们再次提起行政诉讼,依安县人民法院驳回了我们的起诉, 2004,依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和(2004,依行初字第16号行政判决书如出一辙,一致认定:“四原告要求第三人给与货币安置,没有法律依据”,驳回了我们的起诉,我们不服,上诉到,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27, ,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在第七页本院认为中写道:“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3条的规定,原审第三人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为拆迁人,四上诉人单位为被拆迁人,依据该条例的有关规定,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和安置”,中级法院的认定和一审法院完全不同,但是,判决结果却是一样的,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不顾已经查明的事实和明确的法律法规,毫不犹豫地驳回了我们要求安置和补偿的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

我们实在无法知道, 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既然认定我们属于安置补偿的对象,为何却不支持我们要求安置补偿的请求!!??

我们难以置信, 依安县人民法院和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的胆量究竟大到什么程度???

一件如此简单的案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驳回,发回重审,拆迁办再原样裁决,……,如此循环往复,这,是法律的悲哀,是人民的不幸,还是法官的无奈??谁能够回答我。

六、拆迁办和拆迁承办单位是一个整体

经过几年的诉讼,我们得知拆迁办和拆迁承办单位是一个整体,他们和依安县房地产管理处都是一个单位,人员互相兼职,他们多年来不但偷漏了大笔税款,经我亲自举报,被依安县地方税务局征收十四万多元,这个单位根本没有拆迁承办资质,这一事实己被克东县人民法院〖2002〗克东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和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行初字第4号、〖2004〗依行初字第16号行政判决和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均已经认定。

依安县法院的判决,只一句“是历史体制形成的”就完事大吉,就把他们违法拆迁行为悉数掩盖了。

七、高中级法院不予确认法院强制拆迁违法

我们收到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之后,根据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我们便开始了申请确认法院强制拆迁违法。

我们依据的事实是:拆迁人青冈商贸集团在拆迁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来依安与四申请人就安置问题进行过协商,这一事实己被克东县人民法院〖2002〗克东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认定。拆迁承办单位不具备拆迁资格,且始终与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是一个单位,且没有拆迁资质,这一事实己被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行初字第4号、〖2004〗依行初字第16号行政判决和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均已经认定。

    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在第七页本院认为中写道:“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3条的规定,原审第三人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为拆迁人,四上诉人单位为被拆迁人,依据该条例的有关规定,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和安置”。

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裁决不服的,可以接到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在诉讼期间如拆迁人已给被拆迁人作了安置或者提供了周转用房的,不停止拆迁的执行。”

二○○六年九月一日,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发了(2006)齐赔确字第5号裁定,“对依安县人民法院的强制拆迁执行措施不予确认违法”。

我们不服,申诉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本就没有认真审理, 二○○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作出了(2006)黑赔确字第115号裁定,“对依安县人民法院的强制拆迁执行行为不予确认违法”。送达时已经是二○○七年年底,,当时,我因为言论和行为(举报齐齐哈尔市绿博会和车补偷漏税等)得罪了杨信等人,正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服刑。参见《我和杨信的近距离接触》一文。

二○一二年出狱后,很快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申诉,被告知直接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我们便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网站上的地址,向最高人民法院特快专递寄交了申诉确认材料和相关证据,没有回应。

二○一二年九月,我被冠以泄露国家秘密的罪名刑事拘留,在看守所押了十一个月之后判处二年有期徒刑,详情参见《哪里飞来的国家秘密——我的控告举报申诉书》一文。

二○一四年九月十七日刑满出狱。

二○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我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立案大厅申诉,因为没有带来公司的组织代码证书,,222室的法官让我补充之后再来申诉。可是, 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当我再次来到最高院时,却不给登记,让直接找相关法官,把门的法警根本不让进去,总是“等着吧”我等了一个上午,也没有能够进去送材料,参见《最高院的法警阻拦当事人给法官递交补充材料》一文。无奈之下,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网上申诉信访平台,将确认强迁违法申请和行政再审申请一并传到最高人民法院。

八、最高人民法院受理了确认国家赔偿申诉

201412月初,当我登录到最高人民法院网上申诉信访平台后,发现申诉编号为: 20141123000005号的申请国家赔偿申诉已经有了回复:

回复时间是:2014-12-01

回复内容是:你申诉的案件属于经过高级法院处理的国家赔偿案件,属于我院立案审查范围,为确保材料真实性,请你到一审法院预约视频接访。

目前,我已经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的指导,将全部材料于201513015通过邮政特快专递寄到了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40号最高人民法院信访申诉立案大厅第14合议庭,邮件号码是;1027458573313最高人民法院已经于201522收到。

当我把这个来之不易的结果告诉我的妻子时,我的妻子很冷静的说:“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结果咋样还说不定。”

没成想,还真被她不幸言中了。

九、最高人民法院不受理依法提起的行政再审申诉

2015120许,我登录最高人民法院网上申诉信访平台后,发现申诉编号为: 20141123000010号的申请行政再审的申诉已经有了回复:

回复时间是:2015-01-04

回复内容是:你的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本院决定对该案不予再审。

这个时候,我才感到我老伴的伟大。我老伴说的太对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她简直就是料事如神!

其实,她对司法腐败的认识比我更加清楚,对他们腐败程度的估计和认识也更加准确。我自愧弗如。

我下一步只有进一步向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申请和举报了,因为我没有别的任何出路和选择了。

我实在是弄不明白,法院已经认定我应该得到安置,为什么四级法院仍然维持不给我安置的裁决??!!

我坚信,公平和正义一定会来到我们的身边,我们每一个人的冤假错案在依法治国的大好形势下,一定能够得到及时纠正,任何形式的弄虚造假和枉法裁判,迟早会得到应有的制裁!!

需要告诫关注我的朋友们的是,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采取违法的行为去寻求问题的解决,更不会荒唐地去自杀,那样整我们的坏人和腐败分子会更加高兴,我们坚决不能让那些坏人腐败分子的阴谋得逞。

毕竟我们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依法治国的崭新时代,任何人,任何机关和单位都不能凌驾于神圣的法律之上!!!

我的联系电话:1851549481815845726455.电子信箱:zys99999@163.comQQ2305859666,微信公众号:minyiwang999

2015-3-6

十四年收到五个法院二十一份

判决书,裁定书,决定书,通知书大全

时间         名称及编号                      法院    

1.2001.09.05 行政判决书(2001)克东行初字第3 克东法院

2.2002.07.24 行政判决书(2002)克东行初字第3-1 克东法院

3.2002.09.09 行政裁定书(2002)克东行初字第1号克东法院

4.2002.12.11行政判决书(2002)克东行初字第5号克东法院

5.2001.06.06 决定书(2001)依法赔确字第2    依安法院

6.2004.05.17 行政判决书(2004)依行初字第4 依安法院

7.2004.11.30 行政判决书(2004)依行初字第16 依安法院

8.2006.06.16 决定书(2006)依行初字第10 依安法院

9.2006.06.16 决定书(2006)依行初字第11 依安法院

10.2006.09.05行政判决书(2006)依行初字第10 依安法院

11.2006.09.05行政判决书(2006)依行初字第11 依安法院

12.2003.07.16行政判决书(2003)富裕行初字第5 富裕院

13.2003.1107行政判决书(2003)齐行终字第147 齐中院

14.2003.1126行政裁定书(2003)齐行终字第147-1 齐中院

15.2004.09.15行政裁定书(2004)齐行终字第64 齐中院

16.2005.02.07行政判决书(2005)齐行终字第13 齐中院

17.2005.12.08通知书(2005)齐立行监字第117 齐中院

18.2007.01.16 裁定书(2007)齐立行终字第2  齐中院

19.2007.01.16 裁定书(2007)齐立行终字第3  齐中院

20.2006.12.12 裁定书(2006)黑赔确字第115  黑高院

21.2008.11.12 通知书(黑行监字第131号)    黑高院

共计贰拾壹份,另外有四份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的行政裁决。总计二十五份。

注:本文涉及的文章,在互联网搜索文章名或者文章名的一部分可以看到该篇文章。

附:《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 黑龙江省依安县海东广告有限公司(2005915由依安县希望广告有限公司更为现名),住所地:依安县东北街 法定代表人:刘海东, 经理,电话:18714751111

申请人:朱以山  性别:男  民族:汉族,1962115出生,身份证号:23022319620115001X。系原依安县希望广告有限公司经理,原依安县恒远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校长。现住黑龙江省依安县依安镇泰安新城A区六单元6402室。 电话:1851549481815845726455E—Mail:zys99999@163.Com

申请人:金旭  性别:女  民族:汉族,195943出生,身份证号:230223195904030044。系原依安县希望书店和原依安县希望少年儿童世界负责人。现住黑龙江省依安县依安镇泰安新城A区六单元6402室。电话:1594522803918245962436

被申请人:依安县城市建设拆迁管理办公室(依安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第三人: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法定代表人:王玉民

    因申请人不服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不服黑龙江省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行初字第16行政判决,特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一、撤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撤销黑龙江省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行初字第16行政判决、

二、     依法改判,支持三个申请人的神诉请求。

申诉的事实和理由:

    关于本案的基本事实

    20012月份经依安县政府批准,黑龙江省青冈商贸集团对依安县内(地团C55方)除国税局办公楼,住宅楼,民政局综合楼,农房二号楼,腾良训二层楼以外区域的房屋实施统一拆迁,根据规划建设依安县购物中心大楼。该工程于2001101竣工,开始对外出售商品楼。四申请人用于经营的房屋在拆迁范围内。该房屋是以四申请人代表人朱以山的名义于1998年租赁的依安县第二副食品商店的临街房屋,面积680平方米,双方签有租赁合同,并在房地产部门申报备案。该合同约定租期为五年,年租金叁万元。20012月份动迁时租赁合同尚未到期。出租人与承租人也未就租赁事宜解除合同。由于此次动迁是拆迁人以525万元的标的委托依安县房屋开发领导小组动迁安置办公室承包办理,在四申请人无处搬迁的情况下申请被申请人裁决给予安置。被申请人受理后,以四申请人不是产权人为由做出不予安置的裁定,并于拆迁期届满后申请人民法院对四申请人实施强制拆迁,六卡车书刊、物品被搬至城边一仓库,并贴上了封条。。原四单位不服被申请人的裁决诉至法院。

    本案第三人因为安置补偿费以525万的价格全额承包给依安县房屋开发领导小组动迁安置办公室,所以一直未参与诉讼。被告与依安县动迁安置办公室事实是一个单位两块牌子,既是本案的裁判员又是本案的运动员,此事实已被依安县人民法院两次判决予以确认,还有依安县人民法院(2004)依法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予以佐证。

    本案已历经四年三裁九审。诉讼中双方争议的焦点始终是:

    被申诉人作出的拆迁裁决是否有合法依据?因为本案的事实双方无争议,分歧主要在适用法律上。

被申诉人第一次做出的拆迁裁决认为:上述被拆迁人营业的房屋产权单位为县第二副食品商店,房屋货币补偿应由县第二副食品商店享有,上述被拆迁人无权享有,不予安置。适用的依据是建设部《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第28条、第32条三项,《依安县城镇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第5条、第14条、第15条、第18条、第19条、第21条做出的决定。

以上各条都不是针对动迁安置的规定。也就是说被申诉人第一次裁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被申诉第二次做出的拆迁裁决认为:四申请人的其他要求,本办不予支持(指原四申请人要求的安置权)。依据是《齐齐哈尔市中心区棚户区改造解困和集资建房动迁安置暂行规定》第15条《依安县城镇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第14条、第15条、第18条、第19条、第21条,以上各条也不是针对动迁安置的规定。

以上各条都不是针对动迁安置的规定。也就是说被申诉人第二次裁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被申诉人第三次做出的(2004)依拆裁字第1号拆迁裁决书,认为:四申诉人要求货币安置与法无据。依据是〈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192款《齐齐哈尔市中心区棚户区改造解困和集资建房动迁安置暂行规定》第15条《依安县城镇建设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第15条。

以上3条没有一条是针对安置补偿的规定,也就是说被申诉人第三次裁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此次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正是以上(2004)依拆裁字第1号拆迁裁决。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该条规定了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所针对的客体只能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审查的范围只能是合法性审查,即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所谓合法指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该法第61条又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维持原判的条件是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但是被申请人做出的(2004)依拆裁字第1号裁决书适用规范性的条款共三条,没有一条是针对动迁安置的,这能说是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吗?二审法院判决维持的理由是什么呢?

    二审判决不但没有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法规是否正确进行审查,反而超越职权替代被诉行政单位做出的不合法的行政裁决寻找并补充依据,把司法监督权变为庇护权,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的立法目的。

    二审判决的另一个错误是审理和认定了本应该由行政部门审理认定的四申诉人安置补偿的要求。本案四申诉人应不应该安置?应该以什么形式安置?是本案行政拆迁裁决的审理范围,人民法院无权就这一具体问题做出认定。如果人民法院具有这个权利,《行政诉讼法》就不会做出第54条撤销、由行政部门重新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规定。二审判决违反了司法权不能代替行政权的原则。

     齐中院本次判决认为: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3条的规定,原审第三人黑龙江省青冈县商贸集团为拆迁人,四上诉人单位为被拆迁人,依据该条例的有关规定,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和安置。(见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齐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第七页)。

    然而依安县人民政府城镇建设动迁管理办公室三次裁决均认为:上述被拆迁人营业的房屋产权单位为县第二副食品商店,房屋货币补偿应由县第二副食品商店享有,上述被拆迁人无权享有,不予安置。

    如此与司法裁决理由相反的行政裁决,二审法院究竟是依据什么判决维持的呢?

二审判决认为:四上诉人所建设使用的锅炉房,因未经规划部门的审批,根据〈齐齐哈尔市城市建设动迁管理细则〉第43条的规定不能补偿。 再一次超越职权行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寻找并补充合法依据。可惜的是二审法院适用的法律也是错误的,违反法律冲突规则。《齐齐哈尔市城市建设动迁管理细则》第43条的规定不能补偿的条件是,未经规划部门审批的房屋,但是国务院〈城市房屋管理拆迁管理条例〉第192款规定的是不予补偿的范围限定在违章建筑。根据《规划法》的规定未经审批的房屋不一定都是违章建筑。很明显,《齐齐哈尔市动迁管理细则的规定》与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不一致,与上位法相抵触。根据冲突规则,当下位法与上位法不一致时,应适用上位法规则,而本案二审适用下位法规则,是适用法律错误。相比之下,《齐齐哈尔市动迁管理细则》的规定缩小了动迁安置补偿的范围。

又根据法律规定,认定违章建筑是规划部门的职权,是具体行政行为,根据法律程序必须下达认定书,并告知相对人诉权和复议权。在没有以上手续的情况下,被申诉人认定申诉人所建锅炉房为违章建筑,不但超越职权而且缺少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关于二审认为原四申诉人要求依安县动迁管理办公室裁决货币安置的要求不当的问题,这个问题依然是行政裁决审理的范围,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动迁安置补偿的形式有三种,一、产权调换二、做价补偿三、产权调换与做价补偿相结合。〈齐齐哈尔市动迁细则〉除规定了国家规定的三种形式以外,又增加了投资安置的形式,1998年实施了《齐齐哈尔市中心区棚户区改造解困和集资建房动迁安置暂行规定》第一条动迁安置实行实物安置或货币安置。以上补偿安置的形式被动迁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退一步讲,即使原四申诉人要求的不当,也丝毫不影响行政部门依法裁决,因为拆迁裁决是行政部门的单方行为,不受当事人的要求限制,二审判决忽略了行政裁决这一特点。

    综上,二审判决超越职权,以司法权代替行政权,违反了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的规定,侵犯了四申诉人的合法权益,依据行政诉讼的规定,特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20141027下午三时许,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接待的法官。指导我们直接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故特向贵院提起申诉。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签章):依安县海东广告有限公司

                     朱以山      金旭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日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五个法院三十多法官制作二十多裁判文书_十四年没有完结的拆迁案

标签:五个 法院 三十 十多 法官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