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来信

致河南省各级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一位14岁参加八路耄耋老翁的深情表述

时间:2015/1/21 18:42:45  作者:朱以山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1  评论:0
内容摘要:致河南省各级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一位14岁参加八路耄耋老翁的深情表述各级领导、各级政府主管部门:我叫朱杰,男,现年85岁,1948年2月14岁我就参加了革命,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解放洛阳、开封、济南的战役,也参加过淮海、渡江、华中南等战役。1949年...

致河南省各级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一位14岁参加八路耄耋老翁的深情表述
各级领导、各级政府主管部门:
我叫朱杰,男,现年85岁,1948214岁我就参加了革命,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解放洛阳、开封、济南的战役,也参加过淮海、渡江、华中南等战役。1949年,我获得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华中南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奖章和慰问奖章。打淮海战役腰部受伤落下了终身残疾,现生活不能自理,平时依靠小推车挪动。
作为一名革命军人老八路,革命胜利后我本应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和幸福晚年。但实际上我却是戎马一生,为了工作而上访了53年的老革命战士!至今我都不后悔14岁参加革命,为革命流血流汗的光荣选择。可耄耋之年的我虽然已近昏聩,并来日无多,但却一直没有忘记为自己的荣誉而战。因为至今我还是一不农民,二不工人,三不退休,四不离休,五无户口的无业游民,身份得不到认定,应该享受的离休待遇无人过问,无奈在两会即将召开之际,我不得不给各级领导再添麻烦,如实反映我的情况及诉求。作为老革命的我上访的主要诉求就一条恢复我的荣誉和工作关系。下面是我戎马半生,工作半生的详细情况反映。
事实经过:
  一、19568月,随部队南征北战了半个中国后,我复员回到家乡禹州市被安置在当时的禹县卫生院工作。同年10月调禹县张得公社卫生所工作。
  195612月,我作为随队医生在郑州花园口参加黄河水利枢纽工程大会战。当时有两位民工在工程施工期间负伤,领导安排我负责两位工友医治过程中的护理工作。后因民工伤势过重,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为此,我受到行政开除留用、薪金降9元以及共青团内留团察看的处分。花园口水利工程结束后,我又回到禹县张得公社卫生所工作。
  1961年7月,我被调到神后公社卫生院小吕庄门诊部工作。两个月后,我又被安排到离家较近的小王庄门诊部。
1961年9月下旬,根据禹县人委有关文件精神,区卫生院以下门诊部全部退为联合诊所。当年10月,我被安置在家乡禹县鸿畅公社垌沟联合诊所工作。诊所合并时,因家中有事,我请假回家几天,回来后,就接到让我暂时回家等待的通知,没有想到,这一等就再也没有人通知我上班了。
关于我回乡务农的经过,禹州市卫生局在给中国百姓喉舌网、民意网的《关于朱杰反映问题的情况汇报》中却给我捏造了这样一个说法:
“196110月农村医疗体制变动,根据原县人委《关于农村卫生医疗机构设置和卫生人员生活待遇的安排意见的通知》(61)会卫字411号文件精神,原神垕卫生院的职工由32人精减为23人(县人委卫生科611019回复神垕卫生院安排人员名单中,朱杰未在23人安排名单内,名单内注明其余非国家人员可到下边卫生所去),卫生院下设的门诊部统统改变为联合诊所。鉴于机构变动时朱杰因未经批准外出换粮未归,暂未安置,直至10月上旬朱杰回院。根据国务院《关于精减职工安置办法的若干规定》第四条:全民所有制单位中某些宜于转到集体所有制单位的人员,也应当转到集体所有制单位去的原则精神,以及朱杰受处分以来,工作表现不够好,区卫生院认为不需再继续留用。但为对其照顾,又将其安置于洪昌公社洞沟联合诊所,该所有四位同志,因其调往该所后,表现一直不好,不安心上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从不向所长请假,三位同志对其都有意见。19625月精减工作开始,因朱杰在洞沟工作不好,不守工作岗位,大队、生产队的干部和群众以及诊所成员对其意见很大,加之洞沟联合诊所撤消与洪昌诊所合并,对朱杰无法再继续安置。后经鸿畅公社动员,在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办理了返乡手续。(注:请问办理的返乡手续在哪里?)
    无论怎样都无法抹杀两个事实:第一,剥夺了我的工作之后,我就一直向单位和当时的主管部门、党政领导反映要求解决工作问题。第二,19628月开始,我夫妇开始上访,嗷嗷待哺的孩子我们锁在家中,风里来雨里去讨要说法,却一直没有结果。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在全国全面展开,当初以莫须有的罪名剥夺我工作权利让我回乡是不妥当的,所谓的处分也是错误的,况且被处分和所谓的被动员回乡又挂不上钩,因此,就又开始到当时的许昌地委上访。1980年,禹县县委和卫生局考虑到我自幼年参军,却不提我是建国前参加革命扛枪流血的老八路,说是考虑我家庭生活困难,给我办理了商品粮。但我认为,仅仅是办理了吃商品粮,工作问题却一直没有解决,革命军人应享受的待遇跟自己不搭边,更不用说将来享受离休待遇了,所以,我并没有停止上访。
  许昌原地委书记安克南同志曾亲自过问,责令调查处理,但因为安克南书记不幸意外亡故,事情不了了之,再也无人过问。  
  而针对我的申诉反映情况,尽管按照许昌市原地委书记安克南同志的指示进行了相关调查,老革命的身份一直没有得到确认。据我走访调查得知,19804月,在许昌时任地委书记安克南同志的关照下,禹县(现在的禹州市)抽调一个由公社书记马国恩与县交通局的韩君洲(已故)成立了调查组,调查组用了6个月零17天的时间作了深入调查并给出了结论,没有发现我有任何问题,但是我至今却没有见过调查组的调查结论。马国恩曾对我表示:你反映的情况属实,确实冤枉。但我们只有调查权,没有处理权,处理权在县委。(录音为证)马国恩把朱杰的情况汇报到县委常委。
  20067月,马国恩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我认为朱杰是禹县建国以来第一冤案。马组长对记者回忆说;“1981年冬天,经过7个月的调查,并没有调查出朱杰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过他自愿返乡的材料,更没有发现有关朱杰的材料。然后他们将调查材料转交到县委办公室。作为调查组长,马国恩很同情我的遭遇,也认为我是冤枉的,提出重新安排我的工作。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是希望自己能按国家规定办理离休手续。过去的处分很随意。据调查组向记者反映,当时禹县神后公社医院的院长王永新说朱杰是转业军人,调皮捣蛋,不好领导,不再用我一句话就让我回家等通知。当时我稍微反抗,他就说要法办我。后来王永新调到卫生局当办公室主任,我的档案在卫生局遗失与他有直接责任。目前,王永新已经80多岁了,问起当年与我的恩怨,他显然不愿再向记者提起,也不会推倒自己的结论。至于说我当时进行了自我检讨,马国恩曾说:朱杰检讨哪能算处理意见,当时的形势是要朱杰检讨才能过关,否则就揪住你不放。58年、59年属于非常时期,反右倾,谁敢说实话。
1982
年元月卫生局协调有关部门批准,恢复我的商品粮,将我的户口入鸿畅卫生院。(但鸿畅卫生院就不承认我是院里职工)
随着我年龄的增大,考虑到我属于建国前参军等因素(预备役军士和兵证明书),卫生局经过协调有关部门,按有关规定(按什么规定?我是革命军人)为我 办理了低保手续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让我安享晚年。同时又考虑我年迈多病生活困难,决定从20068月份起委托鸿畅镇卫生院每月为我发放生活费500元,20088月又为我提高生活费标准,每月又为我增加生活费100元,20128月我的生活费每月已发放到850元。20146月份为我增加生活费至950元。我对禹州市卫生局的尽心尽力感激不尽,尤其是现任局长靳中现同志及现任领导班子,在职权范围内,力所能及地帮助我解决困难。201411月市卫生局党委经过慎重讨论,决定从201412月份起,委托鸿畅镇卫生院每月为我发放生活费1600元再为我爱人发放护理费500元。也就是在中国百姓喉舌网、民意网共同关注下,我的生活费和护理费增加了1150元。综上,结合禹州市卫生局给中国百姓喉舌网、民意网的《关于朱杰反映问题的情况汇报》以及记者调查和媒体报道可知:
1、我信访反映53年却一直没有认定我是老革命身份,这让我倍感伤感和寒心。
2、通过卫生部门给我的生活费、护理费,我无法认定是政府行为,只认为是原单位主管部门出去愧疚给我的补偿,这不可能替代我的军功章,无法弥补我所受的各方面的伤害以及对我人格的侮辱;
  3、民间网站曝光之后,我曾试图联系禹州市牛艳伟副市长要求反映问题,以及希望联系靳中现局长表示感谢,不要说见面了,现在电话都不接,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4、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严守军纪,不怕流血牺牲。我如果考虑个人得失和生命安危,作为没读过书的农家孩子,14岁参加革命的我有可能获得五枚勋章么?
    截止目前禹州市人民政府,禹州市卫生局给我的处理结果是:
1 不能证明我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
2 不能确定我复原的时间。
3、不能确认我是临时工或是正式工。
4 说我当时是雇佣人员。
5 说我是六十年代下放人员。
6 说我本人的档案在80年就丢失了。
7 说政策上并不欠账。
8 说我不是冤假错案人员。
9 说我的诉求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再解决。
10、说我不能提供有新的证据证明给他们。
据上处理意见本人对禹州市人民政府、禹州市卫生局提出质疑如下:
1、医疗事故暂不提,要说的是使用期应该是多长时间?没有长达八年使用期的规定,没有转正何来开除?
2、在职期间,无论何错,有之不以论是非,单说下放,是按公职人员办理,当时有无政策?(下放的手续在哪里?)后来在拨乱反正中为何又按公职对待?存在自相矛盾。
3、无论何种处理,应有正式文件出台,单凭某些人回忆,不排除有恶意证言。再有现存证言是否其本人所书写,需与本人对质。
4、关键证人得接受质询,否则以原始书面为凭,证据已固化,不以人的意志为左右。
5、有利于本人的档案为何没有?参军入伍这些东西在何处?
6、即使是历史遗留问题,冤假错案,难道就不能解决了吗?
7、档案不是我本人保存,档案的丢失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8、本人提供的预备役军士和兵证明書为什不采纳?
9、本人提供的禹州市档案馆馆藏资料19571125工作人员情况登记表为什么不采纳?
10、我提供5位工作人员的证明为什么没有采纳?
11、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文件豫办【19836号为什么不执行?
    那么针对历史档案丢失遗留问题,19831121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中共河南省委组织部、中共河南省委纪筹组联合下发了豫办【19836文件——《关于对历史档案材料丢失或没有档案材料的申诉案件处理意见的通知》,该《通知》明确指出:
  近几年来,各地在处理历史案件的申诉中,遇到了一些历史档案材料丢失或当时处理时没有档案材料的问题。对于这些案件,有的单位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进行了调查核实,使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但也有不少单位强调找不到档案材料以及怕某些人乘机弄虚作假而不予审理,致使一些人的问题长期得不到恰当处理,增加了重复来信来访的数量,我们认为,把历史档案材料丢失或者当时处理时没有档案材料,是组织上的责任,不能以此为理由,而对本人的申诉不予审理。
  为了妥善地处理这类申诉案件,原处理单位要负责向当时的当事人和了解情况的人,做深入细致的调查,尽量多取得一些旁证,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和全错全改,部分错部分改,不错不改的原则,提出恰当的处理意见,按照批准权限,报请有关上级领导机关审查批准后执行。原处理单位已经撤销的,其工作并入哪个单位,由哪个单位负责处理。
  尊敬的各级、各位领导,201475-6日,《经济导刊》举办问题中国,进步中国研讨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刘源上将谈到了老兵问题,他说;现在有些地方把他们看作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维稳动不动就是冲着这些人来。老实说,真要打江山、保江山,还得靠这伙人,绝对是铁杆儿,绝对忠诚。现在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已经不多了,即便他们13岁、14岁参军,也已进入暮年,来日不多了。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些待遇、一些荣誉。我们国家现在出得起这笔钱。哪怕是从贪官污吏手上没收的钱拿点出来,也够这些老兵用的。这是在传承一种民族精神。把复转军人和抗美援朝老兵等参战人员安排好点,安抚人心,顶雄师百万。能够为共产党上战场的这些人,你不依靠他,把他边缘化了,这怎么行?
刘源将军的讲话说到了我们老兵的心窝子里。我始终认为,地位可以卑微,尊严不能漠视,所以我相信共产党、现任政府能给我个说法。
    综上所述,望各级党政领导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我着想,更为无数有可能被影响、被误导的后代子孙们考虑,殷切希望能按照国家【1978104号擋之规定妥善处理我所反映的问题,为我落实政策办理离休手续! 
 按照【1978104号擋之规定,1949101前参加革命工作的是离休,101后工作的是退休,离休和退休的待遇不同,国务院198262号擋中规定;办离休需要以下条件;1.必须是在1949930前参加工作的;2.享受供给制或半供给制;3.是干部待遇的。只要符合以上条件是能办理离休手续的。
     

       
此致
革命的敬礼
                  耄耋访民:朱杰
              
                                           2015年1月19

                            
朱杰之子:朱云鹏联系电话:13837197095

标签:河南 河南省 各级 领导 领导的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