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监督

江苏徐州:官商黑血拼拆迁 老百姓无家可归

时间:2014/12/23 10:43:44  作者:鲁宁平 朱以山  来源:中国百姓喉舌网 民意网  查看:211  评论:2
内容摘要:  被拆迁户:悬挂国旗寻庇护 血书标语表决心   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当“土地爷”,倒腾土地赚钱,在徐州市房地产圈内是公开的秘密,笔者调查得知,该地政府通过一宗约10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转手获利5300余万元,利润率高达70.7%。这个地方...
江苏徐州:官商黑血拼拆迁_老百姓无家可归  
被拆迁户:悬挂国旗寻庇护 血书标语表决心
 
  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当“土地爷”,倒腾土地赚钱,在徐州市房地产圈内是公开的秘密,笔者调查得知,该地政府通过一宗约10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转手获利5300余万元,利润率高达70.7%。这个地方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先是利用权力优势由当地国资委监控的国有独资企业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低于市场价40%以上的价格拿到土地,转手高价卖给房地产开发公司,赚取高额差价。至于谁来掌控、支配巨额土地收入,恐怕只有“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清楚了。
  为了保证地方不会因为征地、拆迁引发大规模抗议、游行事件发生,当地政府采用“拆地零售”战术蚕食当地百姓的土地和家园,包括安置补偿方案在内,相关政策和征地、拆迁所涉文件,一概不向社会公开,对被拆迁户,当地政府居然连过渡周转房都不提供。当地百姓被蒙在鼓里,总以为灾难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岂不知,今天的看客,明天就有可能成为抗暴抗拆钉子户。
  针对当地被拆迁户投诉反映的问题,笔者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证实当地被拆迁户投诉反映的问题属实。

政府卖地推动区域发展是公开的秘密

  徐州鼓楼区位于江苏省徐州市北半部,是徐州五区之一,始建于1938年,原名徐州第一区,也是徐州市区中最古老的城区。1955年,因境内有明代建筑——鼓楼而更名为鼓楼区。
  徐州鼓楼区南临徐州市区中心,北至京杭大运河,东枕京沪铁路,西接泉山区。区内有京杭大运河、龟山汉墓、徐州汉城、黄河故道、九里山古战场、古彭城地下城、“五省通衢”牌楼、黄楼、镇河铁牛等众多历史遗迹和文化景点,历史文化悠久。
  徐州鼓楼区坐拥全市最繁华的彭城广场、淮海广场两大中心商圈和全市重点规划的徐州中国八里国际家居交易博览中心,在徐州市的商贸服务业发展中处于重要地位。鼓楼区是徐州的金融、商业、交通中心,也是徐州特大城市的核心区之一。
   201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做好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工作的通知》,徐州鼓楼区被纳入中国21个、江苏省唯一的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把徐州鼓楼区打造成为徐州市现代商贸先导区、文化旅游新兴区、乐居宜业生态区,淮海经济区现代物流集聚区。
  瓦房社区隶属徐州鼓楼区丰财街道,丰财街道位于徐州市区东北部,东邻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南依三环东路,西与环城街道隔复兴北路相望,北接琵琶街道。离市中心3公里,距京福、京沪、合徐高速公路连接口3公里,连霍高速公路连接口4公里,经104国道可直达徐州观音机场, 辖区总面积约9.7平方公里,人口约8万人,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被房地产开发商看好,并被房地产开发商形容为待开发的一张白纸。
  2013年6月20日,徐州市挂牌出让“鼓楼区白云东路定销房B地块”,土地位置包括瓦房村南、杨庄村西,土地用途为居住(定销房),出让面积为41276.3平方米,容积率为1.8-2.0,起始价为7500万元,无锡房产门户“e房网”证实,该次挂牌出让居然流拍。2013年7月4日,徐州市国土资源局网站公开的“2013年第四期出让公告成交公示”证实,该宗地被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20日竞得。至于同一宗地为什么一个消息称流拍,官方消息却证实成交了,个中原因不得而知。
  不得不说说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为国有独资公司,于2009年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城市棚户区改造、城中村改造、城市基础设施和环境改造建设项目投资及并购,建设用地的拆迁、平整及储备,房地产开发,拆迁安置房建设,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定销房建设,市、区重点工程项目投资,融资担保,授权范围内国有资产管理。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特有的政府背景和得天独厚优势,让各个房地产开发公司难以望其项背,想通过房地产市场捞到油水,只能到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这个大庙烧香。
  2014 年8月1日,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委托江苏希地环球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就该宗地再次向社会公开招标,并公开合作建设模式:
  本项目采取“建设—移交”的方式实施:合作建设单位按照要求自行筹措资金开展工程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合格后,根据工程决算审定价,招标人进行回购,回购期12个月。建设期、回购期均不计利息。项目前期费用、征地拆迁补偿费用、设计费、监理费等不列入本项目建设总费用范围。
  工程规模: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工程总投资额:约1.9亿
  徐州建设工程交易网于2014年10月24日证实,该宗地于2014年10月24日被江苏扬州的房地产开发商江苏银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江苏银河建设集团,下称银河集团)以 12838.25万元竞得。经过转手,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净赚5338.25万元,这算不算无本万利的生意,相信社会各界朋友会有自会有自己的看法。
  银河集团本为江苏扬州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商,住所地是江苏省宝应县安宜镇城南工业集中区苏中南路闸新村7号,法定代表人是陈锦山,为该公司总经理。

神秘的定销房项目

  定销房,有一种说法是指为妥善安置被拆迁人,由政府主导、市场化建设,以确定的销售价格、套型面积向被拆迁人定向销售的商品住宅。年度定销商品房建设计划编制由市建设部门根据当年重点工程建设计划测算房屋拆迁量,按拆迁量的60%扣减上一年度定销商品房存有量确定当年建设计划。
  还有种说法,所谓定销商品房,是指为了妥善安置棚户区的被拆迁居民、使棚户区的原有居民能够买得起房、买得到房,由政府组织,开发企业建设,物业企业管理,以确定的销售价格、套型面积向货币安置的被拆迁居民定向销售的中、小型商品房。
  2005年,苏州市政府曾将部分定销房房源转为普通商品房向社会公开销售,当地政府答复称,这样做是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为了贯彻落实建设部等七部委《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的意见》精神,增加中小套型商品房的市场供应,以进一步完善市区的住房供应结构,缓解商品房市场结构性供需矛盾;二是由于前阶段定销商品房建设力度比较大,定销商品房总的供求关系已由前两年的供不应求逐步转变为供大于求,因此,在保障城市居民动迁安置的前提下,拿出适量的定销商品房向社会公开销售,使定销商品房的供求关系调整到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对市民来说,购买这些由定销房转为普通商品房的住房,办理相关手续和购买普通商品房完全相同,包括办理“两证”,缴纳契税,以及交易、抵押等,都没有任何区别。
  综合各方面信息不难看出,第一,定销房首先倾向于被拆迁户;第二,不难猜测,定销房项目应当有别于商品房开发项目,理应享受相关政策优惠;第三,便于政府插手房产开发,不能不说是房地产开发的一个政策漏洞。
  涉及到瓦房南、杨庄西的房地产开发,已经有了多个说法:被挂牌出让的名称是“鼓楼区白云东路定销房B地块”;公开招标项目名称是“白云东路定销房B地块1#-8#楼及人防地下室BT工程”;鼓楼区建设局工作人员电话告知笔者是“棚户区改造项目”;鼓楼区建设局下属的棚改办李主任则坚称是“白云东路一期旧城区改造项目”……这,到底是个什么项目,官方说法不一,当地居民就更摸不着头脑了。

已经成为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当地居民却依然懵懵懂懂

  包括瓦房社区在内的多个居民区都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和其他商家觊觎的肥肉,可当地居民却被蒙在鼓里,更多的居民居然以看客的身份冷眼旁观现被拆迁户的“笑话”,岂不知,强制拆迁的大刀已经架在了自个脖子上。这,笔者认为算得上悲剧。
  早在2011年,瓦房社区就已经纳入了当地房地产开发商“恒邦锦都汇”的视野,并先期进行了开发,现在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已经有楼盘对外出售,相关楼盘所占地皮就有瓦房下淀部分区域。
  某房地产开发商对瓦房社区及周边区域环境有客观陈述。该开发商称,1、城市进程模糊带:地块东接经济开发区,西接白云山板块,作为被城市进程遗忘的边缘地带出现;2、道路系统整体堪忧:除南沿三环东路外,地块三面皆为规划路;三环东路作为快速路,车流大,难以吸引人停留;3、常驻人口素质偏低:地块除北面煤机新村,西近香槟城和瓦房二期,其余为棚户区,东部成熟住区形象有待培养;4、商业环境较差:以香山物流、各大品牌汽车4S店为主,缺乏居住所需的购物、就医、入学等常规生活配套。
  当地居民被强制拆迁却没有引发大规模抗议事件发生,应该说与当地居民的素质低有一定的关系。鼓楼政府对商圈地块拆地零售,无论对外宣称用的什么名义,都是用的蚕食策略,比如徐州市2013-19号地块定销房建设项目所涉地块,就是只包括瓦房社区和杨庄小部分住户。这些住户一方面是两个村落的,另一方面,即便是同一村落的不同意拆迁的被拆迁户,也是各自为战,形不成合力,给当地政府利用社会闲散人员各个击破提供了契机。笔者调查中随机询问了瓦房社区余下的两三百户居民一个问题:“你们的房子会被拆么?”答案无一例外是“不会,政府说了,光拆南边的。”对于被拆迁户书写在社区公共厕所上的大字抗议标语,这些未被拆迁户居然视若无睹。殊不知,明天,自己将会被宰杀,而今天的被强制拆迁户将会变为看客,冷眼旁观自己的“笑话”。当地居民素质可见一斑。
  瓦房部分居民所涉被强拆的约130户居民,有证据表明只不过是所谓的“一期项目”,那么,后续而来的二期、三期、四期……项目实施之后,瓦房社区是否还存在?

官商勾结利用黑恶势力强拆民房
被拆迁户欲哭无泪

  前文已经陈述,当地政府向社会公开宣称,项目前期费用、征地拆迁补偿费用、设计费、监理费等不列入本项目建设总费用范围。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地方政府对征地拆迁补偿相关事宜已经放手给房地产开发商?
  不争的事实是,每个被拆迁户都没有见过哪怕是社区在内的政府工作人员在场,强制拆迁及现场维持秩序的,全部是来历不明的社会闲散人员。这些人统一着迷彩服,手持相关器材,即便是被拆迁户人员也靠近不了被强制拆迁现场。
  村民反映称,没有任何一级政府工作人员主动上门做被拆迁户的动员工作,被拆迁户要想了解自己的安置补偿情况,需要到当地政府在该社区设立的多个动迁组办公室才能达到目的。
  对于对补偿方案表示不满的住户则会有社会闲杂人员登门造访:一些被拆迁户在压力之下、恐惧之中被迫接受了地方政府的安置补偿,搬家走人,家园被夷为平地。
  69岁的被拆迁户张继英家房屋是一幢三层楼房和两层主楼的连体建筑,和两个女儿、女婿及他们的子女共同居住,实际建筑面积多达三百多平方米。经过主动了解:按照拆迁方给出的方案,张继英一家将来可获得二百余平方米新居(这比实际居住房屋面积少了100多平方米),而且还要支付每平方米至少500元的差价。若人口多需要多要其余则按5400每平方米支付,而且是限量版。张继英一家人工薪收入,根本支付不起,所以不同意搬迁方案。
  2014年11月2日,张继英的女儿、女婿上班不在家,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家中就张继英一个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来了一伙凶神恶煞般的社会闲杂人员,开着挖掘机强行进行施工。在家里忙活的张继英耳聋,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三层楼房被捣出了几个窟窿。
  张继英的邻居们和弟弟张开云一家人试图上前阻止,却被这伙来历不明的社会闲杂人员组成的人墙给挡住了。张开云带着哭腔告诉这伙人:“我老姐姐还在屋里呢,你们拆房子把她砸死在里面,谁来负责啊?”这伙人才停止了施工,悻悻撤离,张开云一家人和村民们才得以进入房中,将实情告诉了张继英。看着被捣出几个窟窿的楼房,张继英惊吓过度,当时就行动不便,语无伦次。
  张继英闻讯赶回的女儿、女婿们当即拨打110报警,110民警到场后,表示若要打官司他们倒可以作证,其余则无能为力。第二天一早,张继英去找拆迁办理论,拆迁办却说他们不管,完全不负责任,拆房子是拆除公司的事。张继英当时就气得休克,后被120拉走急救,住院期间至今无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更不要说赔偿了。至今他们则不知道该找谁去理论。

江苏徐州:官商黑血拼拆迁_老百姓无家可归

张开云夫妇:这帮土匪,我们耳聋的老姐姐还在房里呢,他们就敢在外面捣窟窿

  张继英的弟弟张开云一家也在拆迁范围内,但三层楼房只被划入拆迁范围小半拉,却被动员拆除掉一半,张开云表示不能接受。他说,盖个房子不容易,本希望不在拆迁范围内的楼房都能保留下来,却遭到了街道和社区干部的拒绝。
  张开云向我们介绍说,他们夫妻曾经有一个热带观赏鱼养殖场,是一幢两层楼房,有一百多个养鱼池,证照齐全,手续合法有效,也在拆迁范围内。保守估价,包括锅炉在内的固定资产以及被拆迁后的各项损失都不会低于150万元。但,当地政府也不知道怎么计算的,只答应赔付47万元。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社会闲杂人员组成的强拆队伍于今年7月20日对养殖场强行进行了拆除。
  被强拆之前,张开云和侄子试图将包括两台锅炉在内的相关设备拉走,却被四个身强力壮、高大威猛、描龙刺凤的年轻小伙子给拦住了,发生了冲突。叔侄二人被迫自卫,冲突中,四人中的一个被张开云叔侄手持铁棍打折了胳膊,形成了轻伤后果。事后警方介入,张开云被告知要么承担打伤人造成的刑事责任,要么赔给被打伤的年轻人一万元钱了事。张开云怕蹲监狱,抱着破财免灾的心态,接受了警方主持的赔钱调解方案。面对笔者调查,张开云十分委屈:这叫啥事,我拉我自个的东西居然差点把自己“拉进”监狱。

江苏徐州:官商黑血拼拆迁_老百姓无家可归

张开云夫妇:我们这个室内景观,政府只答应赔给600元;7月份“摧毁”了我家的热带鱼养殖场,这次,我们家楼上的几个池子恐怕也保不住了

  张开云北面的住户叫裴洪元,这一次并不在拆迁范围内。不过,他经营了四五年的火鸡养殖场却难逃厄运。就在张开云的热带观赏鱼养殖场被强拆的次日,在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对裴洪元的火鸡养殖场进行了拆除,养殖场内的火鸡、野鸽子、野鸡都被砸在里面。之后,当地政府指派社区工作人员刘冬梅、李金淑以拆迁办的名义上门商谈拆迁安置补偿问题,两工作人员代表拆迁办表示,只能对裴洪元的火鸡养殖场赔偿13万元,遭到了裴洪元的拒绝,至今,裴洪元也没有领取这13万元安置补偿款。

江苏徐州:官商黑血拼拆迁_老百姓无家可归

裴洪元:我的火鸡养殖场比张开云家的更惨,火鸡都给埋里头了……

  张开云、裴洪元认为,相关赔偿,当地政府应当通过和被拆迁户协商,共同委托双方都接受、认可的评估公司对相关资产和养殖产品进行合理评估,方能算得上公平、公正、合理。可现在政府部门却恣意妄为,让老百姓不能接受。他们不明白,地方政府到底是在为人民服务,还是在为开发商充当打手和保护伞。

不明不白的安置补偿
逼迫被拆迁户接受

  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拟定征收补偿方案,报市、县级人民政府。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对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论证并予以公布,征求公众意见。征求意见期限不得少于30日。”
第十一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将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及时公布。
  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多数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
  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在这里显然没有得到落实。当地政府的做法是,丰财街道会同瓦房社区工作人员,代表政府逐个电话约谈被拆迁户,面谈安置补偿事宜。涉及到安置方面,政府方面只提供周转过渡费用,不提供周转过渡房,被拆迁户可以回购开发商建成的新楼房;补偿方面,不出示安置补偿方案和标准,不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相关补偿具体数额,由政府工作人员在一张事先打印好的表格上逐项计算给被拆迁户看。至于各被拆迁户之间具体补偿标准和数额是否一致,被拆迁户谁也说不清。
  被拆迁户张继英好不容易拿到了给她家的《白云东路一期旧城区改造项目补偿测算表》,根据地方政府测算的结果,张继英一家将来搬进安置房,不仅得不到分文补偿,还要掏出260722元给甲方(这个甲方是政府部门,还是开发商,被拆迁户不清楚)。
  所谓的补偿标准,还是以差点被砸死在楼房里面的被拆迁户张继英为例来介绍

  张继英被告知,地方政府并不按各住户房屋的实际建筑面积进行补偿,房屋面积按宅基地总面积乘以1.4称为合法面积,其余称为非法面积。其中,合法面积按4100元每平米赔偿,非法面积按280元每平米赔偿 。若房屋置换,则由被拆迁户按4600-5400元/平方米进行回购(置换面积计算:回购房屋合法面积内4600元每平米,合法面积外若干平方为5400元每平米,超出地方政府规定的合法和非法面积总和之外的部分,按当地商品房价格出售给被拆迁户)。
  按照政府方面的安置方案和计算方法,该社区每个被拆迁户要想搬入新居,不仅要想办法自掏腰包租房居住,还要向政府方面支付不少于500元每平米的差价(其中他们愿意赔偿的为合法面积500元每平米。不愿赔偿的为非法面积至少5400元每平米),被拆迁户和接受调查走访的当地居民都认为这样的安置补偿方案绝对既不公平,也不合理。

不难算出的开发成本

  江苏希地环球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开招标信息证实,徐州市鼓楼区瓦房村南、杨庄村西的“白云东路定销房B地块1#-8#楼及人防地下室BT工程”“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工程总投资额:约1.9亿”,照此计算,开发商投资每平方米为1900元。
  《徐州市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登记表》证实,由江苏科信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负责监理的徐州市2013-19号地块定销房建设项目1#(18F)、2#(18F)、5#(18F)、6#(27F)楼,建设单位为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公司,施工单位为江苏银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建筑面积为46000平方米,工程投资约4600万元。照此计算,这部分工程开发商投资为每平方米1000元。
  《徐州市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登记表》证实,由江苏盛华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负责监理的徐州市2013-19号地块定销房建设项目,建设单位为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公司,施工单位为江苏银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筑面积约6.5万平方米,工程投资约15000万元,这部分工程开发商投资为2307.7元。
  综上,不难看出开发成本约为每平方米2000元。那么,结合当地楼盘市场价格不难看出,开发商最终获利也将不菲。
  前文已经公开,政府转手获利5338.25万元,开发商能捞到多少油水也不是秘密,那么,遭遇拆迁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谁来管?
  托·约·登宁说的、在《资本论》中被马克思引用的关于利润的一段描述:“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难道不是对本调查所涉的强制拆迁的最好注解?
  开发商银行集团的中标工期只有400天,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仅瓦房社区就尚有六十余户不接受拆迁安置补偿方案,拒绝拆迁。对开发商来说,时间紧迫,到期不能交工,难免承担违约责任;对充当经济开发保护伞的地方政府来说,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5+2”、“白加黑”工作模式,未必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对面临被拆迁的当地居民来说,也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毕竟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开发商和“执政为民”的地方政府,还要面对有组织的社会闲散人员的突袭。
  瓦房社区尚未被拆的住户现在自发组织起了家园护卫队,日夜巡逻,严防死守,阻止不明身份的人员突袭、强拆他们的家园。但,官商黑联手强拆,当地百姓是否能扛得住,谁也说不准。(中国百姓喉舌网 鲁宁平 民意网 朱以山 2014-12-23)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