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倡廉

穿防弹衣反腐再现江湖让人何止是瞠目?

时间:2014/12/17 17:12:13  作者:吴白丁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6  评论:0
内容摘要:记者日前独家获悉,湖南省新邵县基层纪检委员杨斐,由于频遭电话恐吓,已穿防弹衣一个多月。此前,杨斐曾向新邵县纪委实名举报上级领导。邵阳市、新邵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今天下午告诉新京报记者,已对被举报人的违纪问题立案调查。(新京报  12月16日)  其实,穿防弹衣反腐,杨斐并不是第一人。...

记者日前独家获悉,湖南省新邵县基层纪检委员杨斐,由于频遭电话恐吓,已穿防弹衣一个多月。此前,杨斐曾向新邵县纪委实名举报上级领导。邵阳市、新邵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今天下午告诉新京报记者,已对被举报人的违纪问题立案调查。(新京报  12月16日)
  其实,穿防弹衣反腐,杨斐并不是第一人。2004年8月11日,《人民网》在主页显著位置刊载《连江县委书记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一文,随后国内外诸多网站和一些新闻媒体进行了转载。
  而在各大全国性门户网站上,一场席卷全国的讨论大“台风”似掀起惊涛骇浪。文章作者是时任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的黄金高,文章内容直指官场“潜规则”,并称感觉有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在试图掩盖腐败案件,此后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更是明确表示,这张网“就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并且里面有官僚,有掌权的人。”
  面对记者“抗衡这张网,您不怕失去宝贵的东西吗?”,黄金高表示:“我有一条底线,大不了去当农民,我带着几户人家脱贫致富的能力还是有的。”然而,残酷的现实证实,这竟然不过是黄金高的一厢情愿。2004年12月16日,黄金高被指包养四个情妇以及常嫖娼。2005年5月30日,连江县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依法罢免了黄金高的福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2005年11月10日,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黄金高受贿500余万元、贪污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黄金高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维基百科称,黄金高目前状况未明。外间有传言指黄金高实际上已于2009年7月被秘密处死,其家人也已都因“车祸”而去世,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或反证事件的真伪,而外间亦未有获准前往监狱探访黄金高,所以不单未能消除外间的疑虑,亦间接使其他人更相信黄金高确实已被秘密处决。
  杨斐的担心并不是多余,毕竟,潜规则之下,特殊利益集团在权势和利益面前,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诸多案例证实,马克思引用的邓宁的这句话绝非妄言。潜规则之下,腐败分子会自发团结,形成特殊利益集团,利用公权力和法律,打压对自己不利的言论,清除阻碍他们“发大财”的任何障碍。有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让人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何海生 猝然去世的反腐狂人

  何海生,一位普通商人“为了净化海南的司法环境”,像疯子一样反腐。他将许多腐败官员拉下马,却最终蹊跷地死去。
  反腐显然不是何海生的职业,但他由于机缘巧合,触摸到了深深隐藏在海南省法院系统背后的一个腐败网络,从此坚定地走上一条民间反腐之路;正当他在海南省众多司法部门的支持下,举报打击司法腐败分子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关键时刻,却猝然去世。
  对于他的死因,公开的说法是“劳累而死”,更多人怀疑有其他原因,而其死因至今未明。一位海南的纪检干部肯定地对记者说,何海生非常关键,他的突然死亡,使海南反司法腐败的进程在一段时间内陷入停滞。

柯尊年 出门戴钢盔拿擀面杖

  陕西宁陕县民间反腐人士柯尊年,实名举报副县长等人公款旅游之后,住所常遭不明身份的人包围,以致他每天出门都头戴钢盔、手拿擀面杖防身。自从2003年举报县委书记后,老柯已陆续举报了10多件事。
  虽然柯尊年手里的证据很扎实,且在举报后,安康市也对包括叶庆春在内的涉事人员进行了处罚,但压力仍不期而至。十年来,柯尊年没有在当地医院做一名医生,而是不懈地举报当地官员贪腐行为,成为一个颇有名气的民间反腐人士。一切因举报而变,他的生活陷入一种糟糕的境地。

孟克非 花掉1000多万
 
  海南省亿万富豪孟克非为举报举报的涉贪官员、原海南省科技厅厅长刘须钦而花掉了至少1000多万元,仅仅是举报材料的复印费、邮寄费等票据就达30多万元。最后,在2006年,在中央巡视组的强势介入下,冤案得以澄清,刘须钦才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三项指控,而站在了被告席上。

郭光允 举报8年,入狱3年

  时任市建委工程处处长的郭光允在上世纪80年代为把河北原省委书记程维高拉下马,1995年8月17日,写题为“程维高、李山林是破坏河北省建筑市场的罪魁祸首”的材料,匿名寄中纪委、河北省检察院。同年11月21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收审。
  1996年2月17日,以“投寄匿名信,诽谤省主要领导”的罪名被判劳教两年,并被开除党籍。1997年,在家人奔走反映和中纪委的过问下,保外就医。继续检举揭发程维高。
  2000年经过上百次到北京上访,被平反,恢复党籍,但仍保留党内警告处分。2003年2月,石家庄市直工委代表组织向其道歉,并撤销其党内警告处分。2003年8月9日,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做出处理,并高度评价道:“正是郭光允同志义无反顾的举报,坚持不懈的揭发,使程维高案件初露端倪。”

顾汝汉 奔走8年,乞讨度日

  自1995年起,为了“不让淮海农场毁在贪官的手里”,江苏小学教师顾汝汉面对江苏淮海农场原场长叶秀河“顾汝汉将我往牢里告,我就把他往死里整”的公开叫嚣,8年来义无反顾,承受着各种打击报复:停发工资、解聘、开除公职,甚至妻子丢掉工作,全家负债累累,自己沿街乞讨。
  最终叶秀河最终以受贿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

周伟 2年劳教

  沈阳72岁的离休老干部周伟,因为举报慕绥新、马向东等贪官,换来两年劳教,慕、马彻底倒台后,周伟老人才被提前从劳教所释放。

赵红霞 “床上反腐英雄”的讽刺

  关于赵红霞以一人之力,拉下了重庆十位厅级高官,几乎已经成为了中国一段新的“都市传奇”。人们对于这位无意之中成为了重庆官场大洗牌的女性,冠以各种各样的称呼,最常见的就是“床上反腐英雄”。当人们找不到更有力的反腐支点时,一个误打误撞的赵红霞就成了某种被隐喻的标签,仿佛除了极具反差的“歌颂”,都不足以表达人们对反腐的强烈反应。
  当重庆不雅视频案如此真切地上演,人们的感叹、惊叹及至目瞪口头最终都化作了网络语言的调侃。从网上流传的“赵红霞列传”,到“一个伟大的女性为中国反腐做出了辉煌贡献”,网民捧出诸多溢美之词,似乎赞誉越高越能表达心中的畅快淋漓。于是,在一片调侃之中,嫌犯的“以睡反腐”俨然被描绘成了“荆轲刺秦”式的壮举, 这当然不无讽刺。

朱以山,民间反腐换来两次牢狱之灾

  朱以山,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依安县人,民意网创办人,通过他创办的民意网、中国民间舆论监督联盟各网站以及网站、论坛披露地方腐败,两次被判入狱,民意网创办八年间,他就有六年多的时间在监狱和看守所度过。

鲁宁平,舆论监督换来“手枪和子弹”

  鲁宁平创办中国百姓喉舌网十余年来,所做的各类社会调查事件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从2012年4月份开始,对发生在广西北海的“2.16道路交通事故”进行民间舆论监督,发布了多篇曝光文章,2014年11月,一个归属地为广西北海的手机号(15278986946)通过手机彩信的形式向其发送了一张带有一把枪和五发子弹的图片。
 

穿防弹衣反腐再现江湖让人何止是瞠目?


李新德、姜焕文、葛树春民间反腐被网上通缉

  将一封标题为《太康县国土资源局长成富才案幕后另有疑云》的实名举报信邮寄给了河南省委、周口市委领导及网上信箱,并在网上向媒体实名爆料投稿,4个月后,文章的三名作者却沦为周口市警方的网上在逃人员。
  独立撰稿人李新德、葛树春和姜焕文没有料到,他们仅因为以上行为,成为了周口市公安局第四分局的网上在逃人员,而太康县国土局长成富才的女儿成博菲,也在2013年6月4日被周口市郸城县警方拘捕,现羁押在郸城县看守所。
  彼时,李新德、葛树春和姜焕文以举报人的身份实名揭发周口市纪委在办理太康县成富才案中涉嫌滥用职权、刑讯逼供。此时,没有得到举报答复的三个举报人已然沦为周口市警方的在逃人员,三个人的罪名是:非法经营。
  一个个让人触目惊心、挥之不去的血淋淋的案例无不警示着每个公民,面对腐败和黑恶势力,不要盲目冲动,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危险后果。难道不也警示着党政机关各级领导和部门,怎么样对民间反腐提供帮助和保护?(中国百姓喉舌网评论员 吴白丁 2014-12-17)穿防弹衣反腐再现江湖让人何止是瞠目?

标签:防弹 防弹衣 反腐 再现 江湖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