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访

鲁宁平:冷静理智是维权双赢的法宝

时间:2014/10/23 13:19:34  作者:鲁宁平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5  评论:1
内容摘要:念建兰已经40至今未婚,为弟奔波8年,堪称奇女子,评论上访之路  河南访民朱云鹏带着八十余岁的老父亲于2014年10月20日赶到了北京,同日,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  媒体公开的报道证实,朱云鹏八十余岁的老父亲朱杰同志于1948年2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年仅14岁

鲁宁平:冷静理智是维权双赢的法宝

时间:2014-10-23 12:24:40  作者:鲁宁平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6  评论:0
 
 
 
 
内容摘要:念建兰已经40至今未婚,为弟奔波8年,堪称奇女子,评论上访之路  河南访民朱云鹏带着八十余岁的老父亲于2014年10月20日赶到了北京,同日,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  媒体公开的报道证实,朱云鹏八十余岁的老父亲朱杰同志于1948年2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年仅14岁,参加过解...
 


鲁宁平:冷静理智是维权双赢的法宝
念建兰已经40至今未婚,为弟奔波8年,堪称奇女子,评论上访之路

  河南访民朱云鹏带着八十余岁的老父亲于2014年10月20日赶到了北京,同日,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
  媒体公开的报道证实,朱云鹏八十余岁的老父亲朱杰同志于1948年2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年仅14岁,参加过解放开封、济南的战役,也参加过淮海、渡江等战役。1949年,他获得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华中南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奖章和慰问奖章。当年名副其实的红小鬼现在已经81岁高龄,手握五枚奖章却成了远近闻名的老上访,从1963年走上上访之路至今,朱杰已经上访了51个年头,是笔者所知上访时间最长的上访专业户。追根朔源,其上访的原因居然是地方遗失了朱杰同志的档案资料,导致其无法依法享受离休待遇,其遭遇和面临的窘境让人唏嘘。
  通过热心朋友推荐介绍,朱云鹏联系上了笔者,希望在中国百姓喉舌网的关注之下,河南方面能够关注、重视并妥善解决其父信访反映的问题,让已经耄耋之年的朱杰同志有生之年能感受到党和政府给予的真正温暖。笔者和朱杰、朱云鹏父子尚未谋面,电话中,朱云鹏表示,公平正义也许会迟来,但,依然让父子二人坚信公平正义的存在。对此,笔者只能以默然应对,因为笔者知道,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而是对执政者的嘲弄和讥讽。
  常年上访的经历,以及虽有媒体关注但诉求问题却依然得不到根本解决的朱云鹏、朱杰给人感觉已经有点找不着北,联系笔者及笔者创办的中国百姓喉舌网,应该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想法,其“凑巧”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之日进京上访,应该能侧面证实笔者的分析和推断。
  重大国事活动、国家重要会议召开之际,是访民朋友公认的上访良机,也是地方政府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疲于应对的“艰难岁月”,但,据笔者观察和了解,访民朋友公认的上访良机,也有可能成为地方政府胡乱出牌、打压民意表达和正当言论的最佳时机,比如,贻笑天下的“诽谤政府罪”以及著名的王帅跨省追捕案、“彭水诗案”、“稷山诽谤案”、“志丹诽谤案”等,都脱不开这个大前提。所以,朱云鹏带父进京上访能否成功,结果怎样,会面临什么,笔者实在不敢往深处去想!笔者曾试图通过朱云鹏的朋友转告朱,不要盲目上访,应该依据法律和政策有目的的正确表达诉求,争取依法解决问题。可,朱杰同志五十余年薪火相传的上访传奇,足以让社会各界朋友认为笔者对朱云鹏的忠告,是“鬼话”!!但笔者依然坚持认为“维权不得法,忙死也白搭”。
  平民百姓走上赴省进京上访之路,原因多多,综合起来,笔者认为,涉及上访,盲从盲访现象不容忽视。社会现实中,一些成功的上访案例通过口碑相传、网络传播乃至于正规媒体出于弘扬主旋律的需要进行的正面宣传报道,被人为放大,传递到社会底层,给予访民朋友的则有可能只有成功的信号了。但,通过上访渠道让弱势群体诉求得到关注、重视与解决的个案在访民群体中所占的比重到底有多大,恐怕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福建念斌投毒案10次庭审,4次死刑,8年未决,今年8月22日落下了帷幕: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宣布念斌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念斌投毒案最终如此结局,与其姐姐念建兰八年间的不懈努力分不开。在念斌看来,甚至在念建兰自己看来,如果没有念建兰的坚持,念斌几乎不可能在4次被判死刑后,还能无罪释放。
  对于“是否上访、如何上访”,念建兰认为,在律师等人的建议下,她把握了一个很好的度。念建兰对她这几年的奔波做了总结,她认为,“不上访”是自己做的正确的事情之一。在念建兰为念斌奔波期间,多起“冤案”也得到纠正。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中曾经被判死缓的疑犯吴昌龙,后被宣告无罪。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曾长期上访,和念建兰是熟人。但念建兰并不赞同吴华英的做法。念建兰说,她很讨厌上访。因为上访会遇到很多遭受了冤假错案的人,曾经也上访的念建兰说,上访者之间是“悲痛地在交流”,从他们身上看不到希望,带来的情绪很消极。最初,念建兰也去上访,但律师劝阻了她。念建兰说,上访没用,当时劳教还没有被废除,如果上访了还可能被劳教。她清楚地认识到,上访后可能会没有人身自由,声音传不出去,到时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有曾经一起上访的人,让念建兰再去上访,但被她拒绝了。念建兰心里清楚:“上访没用,我的声音不能只在上访的人群里,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有人认为闹一下就会有人解决,但念斌的案子无法这样解决。”保护好自己,争取说话的机会,在念建兰看来是最重要的。她也正是有明确的想法和目的,抓住了一些说话的机会,使得念斌案全国关注。“我的人身自由没了,念斌就死定了。”
  民间著名维权斗士朱以山先生对上访有切身的、深刻的体会和理解。他认为,国家给了弱势群体上访渠道,并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那就证明上访之路是百姓维权成功可资利用的有效渠道之一,但,如何有效运用上访,并不是每个访民朋友都能玩转的。他认为,依法按程序,是访民朋友的不二选择。对朱以山先生的意见和看法,笔者有以下补充。笔者认为,依法按程序走上访之路的同时,应当首先考虑如何正确表达诉求,其中就包括如何通过书面材料反映的方式正确表达诉求。就此,笔者不再多加阐述,朋友们可以通过笔者的其它文章找到答案。
  其实笔者并不赞同通过上访方式表达诉求争取维权成功,信访部门只是一个信息中转站,其作用不在于解决问题,而在于信息传递。如果依法治国成为共识,信访部门被取消难道不会成为现实?在依法治国理念下,各级党政机关依法行政、有效行政、积极行政,上访渠道反映的问题完全可以依照法律、依据政策妥善得到解决,如此,信访问题又怎么可能成为棘手的社会难题呢?
  有朋友为访民慨叹:没有高人指点,上访难,维权难!对此,笔者给出的答复是:冷静,理性,遇事不慌,有计划,按部就班,那么,人人都是维权高手。如此,还能反过来促进地方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上访,应对上访形成良性循环,才不会出现涉访事件中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悲剧、闹剧、荒唐剧。就在本文成文之际,昆明征地血案有了续集,大批特警闯邻村包围民宅,抓捕涉嫌向邻近对抗征地拆迁的村民提供帮助的村民。
  推拖压卡应对访民,动用公权暴力机器对付百姓,也许都有冠冕堂皇的依法办事的种种理由,可,个别地方的党委政府无法无天的“依法办事”,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币服务”?破解了这个谜局,民生问题是否更容易得到解决?(中国百姓喉舌网 鲁宁平 2014-10-23 11:15)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