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上访

北京警察驱散了抓捕访民的齐市法警

时间:2014/10/23 12:59:14  作者:朱以山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3  评论:1
内容摘要:北京警察驱散了抓捕访民的齐市法警——齐齐哈尔龙沙法院判处控告自己的访民四年徒刑何玉凯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的农民,早年来齐齐哈尔市打工,今年62岁了,身患脑出血已多年。何玉凯没有一点文化,非常单纯和质朴,特别虔诚信奉天主教,每天都要面壁祈祷。我在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和他在一个监舍(67号),后来又先后投送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集训队。2003年1月14日,何玉凯以黑龙江省农垦齐齐哈尔市建筑工程公司拖欠的劳务费为由,将其诉至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请求被告给付拖欠的劳务费及利息。该院于2003年5月13日作出(2003)龙民商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给付何玉凯劳务费65.000.00元及利息35.694.76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龙沙法院查封了被告所有的77.6平方米的锅炉房,作价71.974.00元,并做出裁定,以该锅炉房抵给何玉凯,但始终没有把该锅炉房交付给何玉凯,由于龙沙法院的一拖再拖,几年后因房地产价格升值,该锅炉房升值到40余万元,这时龙沙法院又裁决不给何玉凯锅炉房了,而是直接给付现金了。何玉凯认为龙沙法院的相关人员欺骗他,不依法执行,要求被告交付锅炉房或补偿差价款。龙沙法院不给执行,为此,何玉凯几年来多次进京上访终没有结果。据何玉凯陈述,新的一届国家领导人上任之后,北京接待各地访民比以前更加文明,更加人性化。2013年8月22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派人到北京抓捕正在北京告他们的何玉凯。何玉凯当时立即就给北京的110指挥中心打报警电话,北京的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驱散了试图抓捕何玉凯的龙沙区法院法警。这些,在北京的110报警台有记录。但是,他们并没有走远,待北京的警察离开后,他们再度控制了何玉凯,何玉凯从此失去了自由。他们把何玉凯从北京押回齐齐哈尔之后,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紧接着起诉,审判。2013年11月22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做出的(2013)龙刑初字第36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何玉凯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何玉凯有期徒刑四年(我曾看见了判决书)。何玉凯没有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也没有在北京闹过事。退一步讲,即使何玉凯在北京真的闹事了,真的扰乱了社会秩序了,也应该由北京的公安机关来管辖,你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的法警有管辖的权力吗?更何况,何玉凯是在合法上访,尽管有些越级,并没有扰乱什么社会秩序。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审判,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应当自行回避的规定“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何玉凯也曾口头要求他们回避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应当回避的人员,本人没有自行回避,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也没有申请其回避的,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应当决定其回避。”显然,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违反了此规定。现在,何玉凯就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病监(俗称板房)改造。把一个告自己违法办案的访民狠狠地判了四年刑,他还有病,这一回,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一着非常解决实际问题,非常奏效。看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应该把办这个案子的“经验”好好总结一下,在更大更广的范围内继续大力推广,今后,看哪个不怕死的傻家伙还敢于告法院违法??!!2014-10-17注:本文已经专门电子邮件寄送最高人民法院,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等。

北京警察驱散了抓捕访民的齐市法警

——齐齐哈尔龙沙法院判处控告自己的访民四年徒刑

何玉凯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的农民,早年来齐齐哈尔市打工,今年62岁了,身患脑出血已多年。何玉凯没有一点文化,非常单纯和质朴,特别虔诚信奉天主教,每天都要面壁祈祷。我在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和他在一个监舍(67号),后来又先后投送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集训队。

2003年1月14日,何玉凯以黑龙江省农垦齐齐哈尔市建筑工程公司拖欠的劳务费为由,将其诉至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请求被告给付拖欠的劳务费及利息。该院于2003年5月13日作出(2003)龙民商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给付何玉凯劳务费65.000.00元及利息35.694.76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龙沙法院查封了被告所有的77.6平方米的锅炉房,作价71.974.00元,并做出裁定,以该锅炉房抵给何玉凯,但始终没有把该锅炉房交付给何玉凯,由于龙沙法院的一拖再拖,几年后因房地产价格升值,该锅炉房升值到40余万元,这时龙沙法院又裁决不给何玉凯锅炉房了,而是直接给付现金了。何玉凯认为龙沙法院的相关人员欺骗他,不依法执行,要求被告交付锅炉房或补偿差价款。

龙沙法院不给执行,为此,何玉凯几年来多次进京上访终没有结果。

据何玉凯陈述,新的一届国家领导人上任之后,北京接待各地访民比以前更加文明,更加人性化。

2013年8月22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派人到北京抓捕正在北京告他们的何玉凯。何玉凯当时立即就给北京的110指挥中心打报警电话,北京的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驱散了试图抓捕何玉凯的龙沙区法院法警。这些,在北京的110报警台有记录。但是,他们并没有走远,待北京的警察离开后,他们再度控制了何玉凯,何玉凯从此失去了自由。

他们把何玉凯从北京押回齐齐哈尔之后,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紧接着起诉,审判。2013年11月22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做出的(2013)龙刑初字第36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何玉凯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何玉凯有期徒刑四年(我曾看见了判决书)。

何玉凯没有鼓动他人到北京上访告状,也没有在北京闹过事。退一步讲,即使何玉凯在北京真的闹事了,真的扰乱了社会秩序了,也应该由北京的公安机关来管辖,你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的法警有管辖的权力吗?更何况,何玉凯是在合法上访,尽管有些越级,并没有扰乱什么社会秩序。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审判,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应当自行回避的规定“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何玉凯也曾口头要求他们回避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应当回避的人员,本人没有自行回避,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也没有申请其回避的,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应当决定其回避。”显然,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违反了此规定。

现在,何玉凯就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病监(俗称板房)改造。

把一个告自己违法办案的访民狠狠地判了四年刑,他还有病,这一回,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一着非常解决实际问题,非常奏效。看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应该把办这个案子的“经验”好好总结一下,在更大更广的范围内继续大力推广,今后,看哪个不怕死的傻家伙还敢于告法院违法??!!

2014-10-17

注:本文已经专门电子邮件寄送最高人民法院,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等。


 

上一篇:鲁宁平:冷静理智是维权双赢的法宝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Powered by OTCMS V2.92